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写年终总结。倒不是因为我是一个现充,说实在的每年回顾的时候发现碌碌无为的我依然度过了一个毫无新意的一年。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写年终总结的时候,往往是在家休息,指不定还有一壶茶陪伴,甚是惬意。

今年还是做成了一些事情的。比如有了女儿,但我并不打算就此展开说一些什么,实话实说作为一个父亲我还没有太多感悟,除了挑选了一些动画片和游戏打算到时候和她一起分享使她能了解她出生时候的文化是怎么样的以外(虽然基本上她会认为这些东西很土),其他没啥特别的感觉。

工作上,上一份工作也是在17年年初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无法继续,大家都各奔了东西。小团队新公司难免遇到这些困难,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已经波澜不惊了。

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觉得我自己可能真的是遇到中年危机了的感觉。突然觉得很多东西懒得费这个口舌记录下来。就像以前嘲笑的中年人那样,虽然做了许多事情,但却从来不愿意总结和梳理。今年还是折腾了不少数码产品,夫人还给我买了我一直想买的 SONY A7M2 ,也算是我重拾了拍照片这个爱好。现在写这篇文章的电脑也是最近买的一台二手 XPS ,装了 Mint 这两年 Macbook Pro 无论从硬件还是软件都让我非常不适应(哈,又一个中年迹象)所以默默地回去用大学时代用的顺手的 Linux。可能年纪大了就习惯留在自己的舒适区里,所以这次也没再折腾一遍 Archlinux 默默地装了 Mint。

说道舒适区,2017 年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在往舒适区漩涡里面坠落进去,然而我并不在意这些。元旦假期我和岳父岳母带着女儿夫人回到绍兴老家,几个舅舅和表哥还有绍兴隔壁邻居一家一起吃了一顿晚饭。吃的过程中大家互相争论了许多问题,乱哄哄的,但这就是大家庭的感觉。这才是我在意的事情,我和我妈争论了一个观点,我妈很欣赏努力的人,尤其是“努力向上”的人,而我觉得努力这个东西本身是毫无意义的,更多的时候人生就是赌博,你押对了路子就赢了。很多人的努力真的是毫无价值甚至变得令人作呕。所以我一直很反感那些努力的人,我也特别害怕自己的女儿未来成为为了目标而不惜代价的人。

不过,大部分情况下,2017 年还是令人满意的,至少我觉得我还没有被一些愚蠢的“共识”给洗脑。比如说:“加最猛的班,长最高的坟头草”。我经常梦见自己失业,我恐慌么?当然恐慌。但是我不能被恐慌所驱使去做违背自己内心的人,我不愿意做一个老舔爷,也不愿意做一个“事么不做,逼么猛装”的人,认认真真的写代码,换一点收入,混一口饭吃不好么?

我总觉得,我到这个转折点,既要和自己握手言和,也要对生活宣战。要想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要去坚持什么样的准则。不想成为的人,就不要去成为,想要追求的事情就应该去尝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从零开始也未必是坏事。作死才是进步的第一生产力不是么。

想想去年今日我和家人一起在普吉岛度假,然后今年则是陪着女儿进行了她的第一次“长途”旅行,210 KM 的旅途女儿睡得很稳,可能她和我一样都很喜欢在各种载具中睡觉。去年的这时候我的头发刚刚可以扎起一点点小辫子,今年则是已经比我夫人都要长了。女儿头发有点卷,我打算等她再大一点我就去弄卷,这样就可以和她一模一样了,哈哈。

说起长发的事情,本来也就是去年的一时心血来潮一不小心就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我挺喜欢长发版本的我,虽然让我家淋浴房堵塞概率增大不少,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夫人送了我一顶帽子,很搭配我的辫子。今年的时候还和夫人一起去南京看了朴树的演唱会,全场热泪盈眶,想想自己也没有太违背那时候内心的想法,还是很开心和感动的。

其实 2017 年是我这几年思考最多的一年,但是同时也是我写博客写的最少的一年。一方面是琐事颇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长期不写东西脑子堵塞经常文不达意,写了一些就索然无味。其实就算这篇流水账我都删掉了不少内容,有一些想想没啥意思,有一些单纯是觉得现在还不适合说罢了,这大概是我这几年最大的一个妥协。

最后,我女儿长得可太像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