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点时间,我就要迎来我的21岁生日了。

奇怪的是,情绪完全没有,既没有高涨,也没有特别低落。相比平时,冷静一些,总觉得有些思绪在脑子里面流动,如同流入冰水的岩浆,发出滋滋的响声,宣告着自身的危险。我怕是不喜欢面对自己的回忆的,每次有那么一些回忆总是让我如同神经质一般敏感,不解,自我困惑。

晚上吃饭的时候,文老板说他感觉刚刚参加过我的生日。呵,这日子还真矫情的过的飞快,一个不小心,又是一年。年复一年,我选择如同植物一般的蛰伏再某个土地上,然后静静的看着四周的点点滴滴产生,变换,消亡。人脑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不断的被刷写入新的记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好的,坏的,彩色的,黑白的,鲜嫩的,枯黄的,都一并倒入,混杂在一起,冒着气泡,融为一体。

就像偶尔,我会盯着某个点,发呆,思索,让本来浑浊的脑海,沉淀。渐渐的,空白一片,如同白纸一般,再让我投入一点突然,一点惊喜,空白回归浑浊,反反复复的。

生日,对我来说总是带点无奈,带点意外。小时候生日是五一节日的最后一天,我以为我是幸运的,可以在长假的最后一天狂欢一次。很快,我发现了我的悲剧,小时候的学校们总是喜欢选择长假的最后一天提前考试,这样就可以不占用正常上课时间,于是我好多的生日都是在各种各样的考试中度过的。之后,终于,高考,上大学,哈,总能过了吧,于是五一没有7天了,我的生日再也不是长假的最后一天。也罢,随意的吧,到了大学的我早已没有小时候哪种期待生日的兴奋感,有的只是一点点的伤感,如同每年的年末一样,这也是对我来说每年的一个里程碑,一段段的记忆就会汹涌而来,真是又讨厌又无奈的感觉。

不过,不管如何,生日么,总要象征性的庆祝一下的,晚上还是叫了一些朋友搓了顿,明天会比较多事,所以就提前今天搓了顿。虽然有人缺席,不过还好,总算是饕餮了一顿,也算对得起钱包~顺便感谢文老板的礼物,虽然还在送来路上,但是我很喜欢:)

好吧,祝我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