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29岁的生日。早上出门就把手机摔了,还好只是贴膜摔坏了,突然想起我的贴膜是70块钱的全贴合膜,顿时有点心疼,但想了想还好是买了这个膜,否则就是屏幕坏了,心里又好受了许多并且立刻下单又买了一张。

最近时不时薅羊毛,几块钱买了很多抽纸,虽然也并不是买不起原价的抽纸,就是有种莫名其妙的乐趣在那边。哦,还用1块钱买了五支水笔,终于把办公室的笔筒塞满了,虽然我一个月才写几个字。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聊到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一开始是说,好多团队/公司/组织,到一定规模之后就会“作恶”,或者说作死吧。想了想好像还是整个环境的问题,其实往往剧情是这样的,几个年轻有理想的小哥小妹一起做了个有趣的生意,情怀可能还比较多,但是情怀不能当饭吃啊生意有了起色就想要扩张。这时候“专业人士”介入了,这些人深谙这个市场的运作机理,无所不用其极的,数据肯定比情怀小哥小妹们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然后这些“专业人士”就成了整个生意的中流砥柱,最后情怀小哥小妹要么同化要么排挤走,生意肯定是越做越大,但是一开始被情怀和初心吸引来的内外人士都会觉得事情是越做越恶心人。

好像仔细一想,真是这样一个怪圈。关键是,你也怪不了任何人,“专业人士”确实专业,把市场规则玩的六六的。年轻的时候总会觉得,难道就没有挺直腰板唱着歌儿把钱挣了的么?

还真没有。

但这样的环境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呢?是只有区域性的问题,还是全人类的共性?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我觉得应该是全人类的共性,人和人之间默认就有猜忌链,而且自我约束难,放飞自我容易啊,只要成本够低,就会有选择损人利己的情况出现,一个人这样搅和了整个生态渐渐地也都会被这样的行为染色。就像一公斤水里面,有一斤屎和一毫克屎,只要你知道里面有屎你肯定是不会去喝的,就算你根本闻不到看不出。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啥。又大了一岁,思考的问题反而越来越蠢了,该有的困境还是在那边,并没有突围而出。瓶颈也依然存在,也并没什么办法去突破。内心的平静也不是想找就能找到,大部分时候还是惴惴不安的心态。

唯一恒定的一些事情,大概就是要学一些新知识。学一点东西还是能让人感到快乐,而且多思考思考,现在这个时代不缺发声的人,大部分没想清楚就发声的太多了,所以多想想还是很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