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问我:“当年我那么久都没答应你,你也没看到啥好处,为什么一直持续不断追我不放弃呢?”
我反问:“你说呢?”
“莫非是真爱?”
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默默地看着她,然后说:“Because I can.”
“傻逼”,女神翻了个白眼,管自己看电视去了。

这就是我婚后生活都日常。黑,互黑,然后被骂。不过,感觉还是挺带感的。最近一直在折腾买房的事情,好不容易终于到了贷款这一个大关卡,希望一切顺利。辛酸历史不忍题,不如让它随风去。

女神和我是在1月9日领证的,现在领证无比轻松自在,比去银行开个信用卡都来的方便。一泡屎功夫,填几个表就拿证滚蛋了。浦东新区非常亚克西的居然还不收费,真是党的政策亚克西。

每每同事朋友问我,领证感想如何,我故作深沉的说:“就是那种突然失去了一段记忆的感觉。大抵诗和远方不过如此。”

不过确实,领证到回家为止的这段记忆我一直都很模糊,唯独记得的就是某个建筑物下的流浪汉,慵懒的蜷缩在屋檐下的被窝里,似乎有种莫名的共鸣。每每想到此,女神总会狠狠的白我一眼,说:“傻逼,受迫害妄想症。”

好吧,大抵确实如此。

但是想想,一路走来到差不多现在算是一个里程碑,让我也算是非常惊喜了。我们也吵架无数,感觉没撕逼到互相互砍也是一种幸运。

其实领证前,我们对很多事情都有过讨论。比如家务分配,比如各种事务如何 处理。当然,结果么就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节奏。

因为新房子还没到手,到手了还要装潢,为了方便装潢估计后面会住到女神家去。话说,前几次去过夜的时候,最激动人心的是发现了她家有一台奔腾4的老电脑,果断折腾起,不亦乐乎。然后女神又白我一眼说:“傻逼,居然一个旧电脑吸引力都比我大。”

这种时候,我还是只能摸着后脑勺,然后:“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