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午休时分,掏出了前几日买的《知日——BGM之魂》,随手翻看放松下工作了一上午的心情。然后脑海中十来年前和歌之兄一起在H城淘碟的时光便蹦跳出来。

IMG_3913

我其实不算一个音乐爱好者,虽然学过几年琴,但这段经历除了让我更加了解到自己五音不全以及不通音律以外,好像也没给我留下什么特别的东西。但作为一个日常码字处理照片写代码都得自带BGM的男人,买一本《BGM之魂》也无可厚非。

IMG_3915

况且这书讲的还是好多年前,就被那些我崇拜着的通音律,全五音的好朋友们洗脑多次的坂本龙一、菅野洋子等等作曲大师,看看也是挺好。

歌之兄就是这些朋友中其中一位。他也是为数不多,又通音律又热爱摄影的好友。我是在高中就认识了歌之兄,后来读大学时机缘巧合常常在H城有所交流,再一个机缘巧合我在一家数码城买鼠标键盘时候发现了一个暗角落有卖打口碟,便常常拉上他或者被他拉上来买点打口碟。
r001-009

说起这个打口碟,可能年轻的朋友们已经不了解这是啥玩意了。其实早些时候有一些海外的音乐CD,作为塑料垃圾流入到国内市场,然后过关的时候会被销毁,就会在光盘上打个洞。但是光盘这种存储介质很有意思,你虽然有个洞,但是其他数据依然是可以完好的,运气好的时候,打洞的位置没有数据,整个碟都是完好的。

于是,很多爱好者们就很热衷于去淘碟,不过后来久而久之就有很多仿冒的打口碟,只是小作坊压制,也介假模假样的打个洞,那是后话。

那时候认识了卖打口碟的老板——老狼。没错就这么一个充满时代感的名字,我当时想他应该很喜欢听同桌的你吧,不过一位卖这个碟片讲实话也并不是数码城的经营范围内,所以这位老狼兄弟是寄居在人家卖软件光盘的一家店的角落里,放着一台由光驱改造的CD播放器,缓缓地放着音乐。

后来毕业了,我离开了H城,歌之兄依然还在H城生活工作。时不时和我说老狼的动态,CD这种介质毕竟没有黑胶那么装逼,也没有数码的那么方便,渐渐的玩的人越来越少。而且后来各种高音质的音频播放器和PT站的出现,CD的市场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歌之兄也和我说了几次老狼已经不卖碟了,然后又继续卖了一整子,接着还是不卖了。

转眼已经过去十年左右,除了我书柜里的一堆碟片和时至今日我一时兴起买到的这本书以外,我想这段记忆我会越来越少回忆起,不如记录下来,留作一个碎片让自己不再忘却罢。
IMG_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