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如此

Post by zerob13

记得大学的时候,一个人去吃饭,也未曾觉得苦逼,穿着乱套一气的衣服就下去了,回来路上看到奶茶铺子,冬天买杯桂花奶泡,夏天来个金桔青柠就会很满足的回去。现在一个人下去吃饭,却总觉得一种格格不入,无论如何他乡陌生感总是蚕食着我,无论我是否在家乡。

后来想想也就明白了,其实不是自己在哪里的关系,而是因为自己内心已经漂泊的不知去处,所以无论如何都会又陌生感。然后在这种陌生感中看着四周的所有人,有人哭有人笑,与我何干。我宁可为一些无聊到极点的事情而去欢呼雀跃,也不会再有那种依然决绝了。

总之,我们都是很努力的活着的人,就算知道再努力很多东西无法逾越就是无法逾越的。怀揣着梦想这种东西涌入大城市的人潮里,大多都是成为了城市的炮灰,路过,看过,看着他人的起起落落,然后用光阴和健康换取一点报酬,灰头土脸的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城市就是一个巨大的水族馆,我们斗不过是观赏者罢了。

我住的地方,下楼,最容易见到的人大抵有印度人,服务员以及大量的黑车司机和小摩的们。印度人多半也是在软件园工作的码农家庭,操着一口诡异的英语,然后突兀而和谐的溶解在环境中。服务员大部分都是来自地铁附近的商圈铺子的,不同的店有不同的风格,唯一相同的是阶级感。无论去何处吃饭,都总有机会碰到,领班训斥员工,甚至老员工鄙视新员工,新员工仇恨老员工,聪明的员工责备笨手笨脚的员工,笨手笨脚的员工只能摸摸承受泪水往肚子里咽。其实很正常,别说是赚钱的地儿了,就连你花了钱去玩游戏,组队打得差被人骂,运气差也被人骂。今儿刷副本的时候,遇到一个Tank,估计是新手,各自团灭,于是Carl发私聊给我说我们退了吧,T太傻。我想想,T也蛮可怜的谁都是菜鸟过来的,当年我走位搓的一比的时候,还不是天天被骂傻逼。一阵怜悯后,我毫不犹豫的点了退出团队,留下仆街的T一个人在副本中躺尸。

所以这就是真实,就算怜悯你,也依然会刺下去的残酷。

至于黑车司机和摩的司机们,这是特别神奇的团体,永远在拉客,从未减少过数量。似乎门口永远有那么多空车,明明一个接着一个走。他们穿着一身战袍,严严实实,如果配上一点《一觉睡到国庆节》之类的音乐还颇有味道,混杂其中的有不少面色诡异的小偷们,总是在人各自挤压的穿过这个摩的封锁区的时候捞一把油水。

我楼下的红灯很差,独眼怪物一样定着你,燃尽你所有耐心。

大家都很急,所以最后都闯了红灯。

别谈理想,那东西除了泡妞没有任何别的作用。

故事讲完了,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