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变色龙那么活着,从一个陌生的地方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改变表皮,让自己看着似乎融入了环境,其实那只是保护色。——题记

晚上走在回住处的路上,想想来上海工作也有那么两个礼拜了。似乎生活已然进入了新的节奏,起床,烧饭,洗漱,上班,下班,洗漱,看电视,睡觉。整个人如同法条一样前进,有条不紊。虽然说不上这种节奏的好恶,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仔细想想大抵是很久没写博客了,于是就上来更新一篇。其实每天晚上走在很静谧的道路上,还是能够有许多许多的想法的,关于许多。

我的路线很不错,是一条长长的直线,只要向着一个方向走过去就可以达到目的地。如果生活也如此那么也会很美好的吧,我偶尔也会那么想。一开始在那么一条无趣的长路上走的时候,特别无聊,想找人聊天,于是就不停刷微博人人微信等等。那段时间很浮躁,心态很浮躁,人也很浮躁,很多时候觉得自己找不到目标,找不到寄托一样的荒芜。后来渐渐的宁静下来,我自己说过,一个人的生活应该是精致而优雅的,虽然一下子做不到,也应该努力去试试。于是我弄来一个布鲁斯口琴(在歌之兄的蛊惑下),每天有空就学习学习口琴,当然现在进度很慢,主要是我太随性了,没能够很认真的去练习。比较文艺的是,我在学吹口琴的时候,往往会关掉灯,然后点上从宜家买回来的蜡烛灯,开着电脑亦步亦趋的练习着。

所以,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我如同变色龙一样,在缓缓的剥去杭州给我带来的保护色,然后转换成另一个城市上海的色彩。不知为何,我一直对于爬行动物有着非常奇怪的好感,我所知道的爬行动物似乎大多都是冷血的,没有强大的心脏来维持体温,所以也无法长久的保持耐力,往往是需要一击致命,例如鳄鱼。所以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至少不需要如同鳄鱼一样等待力量充足和机会的时候,如果一次错过,轻则再次无穷等待,重则失去很多很多。

——————————关于一些纠结的小问题————————————————————————

看过一小说《一日囚》,里面的罪犯被关押在一天之中,过了24点立刻回到这一天的0点,每天经历一样的事情,重复着生活,直到崩溃。有时候我走在重复不变的道路上,我也会怀疑是否我自己做了自己我自己的一日囚,我重复的生活,重复的道路,重复的点点滴滴。连每天早上起来后都不需要睁开眼睛就知道从哪里拿到衣服裤子电视机遥控器,打开新闻,洗漱,然后出门。

所以为了证明我不是一个被生活困住的囚犯,我会有意识的去选择一些事情,比如明明可以过的绿灯我会等到红灯,然后再等绿灯再过去。比如偶尔会绕个小道,走的远一些。上班时一般会走的快一点,而下班却会慢一点,我喜欢夜色笼罩我每一个毛孔的感觉,会让我很安静的去想事情,也同时放空大脑,有时候会纠结万分,也有时候突然豁然开朗。

是不是每一个想要掌控生活的人,都会刻意的去选择一些生活的方法。纠结也好,无奈也罢,伤感也如此,想明白了,每个人的生活的主导都只是自己罢了。如果一个人有丰富的生活,只是他选择了这样的生活,不是生活选择了他,也不是他喜欢这样的生活,我们都不过是在自己的舞台上表演的拉线木偶,幸运的是我们还不知道拉线的人究竟是谁,或许是自己,或许只有自己认为是自己罢了。

我曾说我已然失去了写出那篇《有病》那样的文章的勇气的灵感了,或许只是我选择了放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