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萍水相逢,都是久别重逢

春子长得水灵,所以老六子才会喜欢上她。春子的眼睛有魔力,老六子总是这么说。春子的眼睛很大,感觉如图一潭清泉,可以一望到底。老六子特别喜欢春子在他弹琴的时候盯着他看,让他感觉非常和煦舒适,如同春风拂面。

春子很少说话,喜欢倾听,这大抵是老马会爱上他的主要原因。老马和老六子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不是一个阶级的人。老马是一个事业小有成就的人,年轻的时候赶上改革开放,捞了一笔,然后做起了生意,也是风生水起。老马的原配是他的发小,淳朴,粗糙。老马有钱了之后换了好车,换了好房,后来也就换了老婆。

当然,今天我们不说老马,还是说春子。春子喜欢裙子,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因为春子小时候很少穿裙子。春子小时候并没有什么能力去打扮自己。所以也就是和野小子一样,短发,不合身的衣裤。但春子一直很爱美,看到打工回来的隔壁家姐姐阿姨,花枝招展。羡慕。有时候也蹭一下她们的化妆品,能开心一整天。

春子小时候看到美丽的裙子,就可以盯着看一天。但是没钱,买不了。春子心想,以后有人要是能送我一柜子裙子,我就嫁给他。

老六子大抵也是和春子有缘。像他那样的追求,恐怕没多少姑娘会喜欢,老六子真的送了春子一柜子的裙子,他并不知道春子心里所想,只是一股脑的觉得春子穿裙子好看。春子也是微微诧异,或许,这就是缘分。然后,在一个明媚的夏天,老六子和春子扯了证结了婚。那天老王和老张还是普通朋友,老王还在机关里写文件,老张还在电视台当领导,他们都来了,红包一个比一个大。老六子觉得那是他人生最开心的一天。春子到一如既往的淡然,一脸平安喜乐,岁月静好的样子。

春子后来跟了老马,也是有先兆的。老六子唱歌,毕竟没几个钱。年纪大了之后更加没啥生意。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像崔健那样死皮赖脸的装愤怒,而且老六子也没崔健有名。老六子只好去找工作,老六子脑子不错,去电脑城装电脑溜溜的,每个月都能赚不少。但比较不是啥放得上台面的工作,久而久之春子也有了那么一些嫌弃。

再好的风花雪月,都抵不过时间的打磨。很快春子变开始厌恶自己的生活。自己曾是那么喜爱美丽,而现在家里却堆着一堆内存硬盘之类的数码垃圾。春子感觉自己的青春在被一双无形的手牢牢的扼住,一丝丝的被抽取出来,常常感到无法呼吸。

这样的感觉,在遇到老马后,一扫而光。中年,多金而且成熟的老马一下子让春子感觉到,星星都亮了。春子才知道,原来人也可以活成这样子。春子第一次做进宝马里的时候,就觉得下辈子也要坐在这样的车里面才行。后面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同居、离婚再婚。

春子和老六子告别的时候,老六子到也不闹。老六子请春子吃了个饭,对她说:

"我也知道,我们不是一个池子里面的鱼,我也只能祝你好,也谢谢你过去的陪伴。"

春子只是哭,春子也知道自己这样对不起老六子,但是春子更知道,那才是她需要的生活。老六子那天喝的很醉,春子最后没办法,还是把他扶回了家,然后帮他换了衣服做了家务,最后整理了自己的行李,留下钥匙走了。等老六子醒来的时候,除了空气中海有很淡的一丝春子的气味,春子的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包括那一柜子的裙子。老六子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但还是笑了笑,却发现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春子后来的生活,非常幸福美满。春子和老马的孩子后来去了美国,读了斯坦福,在硅谷工作。赚了大钱,把她和老马都接了过去。每次回来都带一大堆大美利坚的土特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