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各种SNS上都是奥运会的事儿。想想四年前刚考完也是那么一个激情的状态,不过今年的奥运会我到现在还没看开幕式,也没怎么关注比赛。唯一关注了下首金,也是为了看看自个儿所在团队的产品里面奥运模块正常不正常。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我要失去生活了。

白天加了个班,这周总体还是挺忙的,人也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有时候睡个五六个钟头就满血满状态的复活了。终于最终出来的东西也不错,瞬间也就满足了不少。晚上突发奇想的随人去了陆家嘴,拍片拍到大半夜。拿起相机瞬间的时候,我知道,我另一半的灵魂已然复活,我依然没变,依然是我。

拍拍片的时候,感觉自己突然就完整了。这周工作虽然忙,但是也没觉得太累,或许做一份自己还喜欢的工作的好处就在于此。这两天有友人偶尔来电话,要么在上班,要么有事儿,总是我推你推大家推,最后的最后就也没能联系成。我挺害怕很多人很多事,拖着拖着就黄了,拖着拖着就散了,拖着拖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知何时开始睡眠变的非常浅,一点响声都可以叫醒我,大堤心中还是很恐惧,恐惧那些个无可奈何的事儿。

最近试图活的认真一点,也常常害怕自己做不好一些事儿,或者因为太忙碌而疲于奔命的顾此失彼。或许天生就不适合成为温拿的我,还是应该淡然的接受生活给我的安排,不抱怨,不强求,不刻意,不贪婪。对一切都宽恕一点,其实没那么多的事儿是不能忍的,当你不把很多事情当作是要忍受的时候,那些曾经让人怒的想一板凳拍过去的事情也不过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其实,还是特别讨厌活的特别认真的状态,我一直觉得生活是个非常可笑而荒诞的事儿,如果认真对待总是显得自己非常的黑色幽默。所以我还是特开心的做哪个曳尾于涂中的废柴。不过也有一说,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大抵我也要学着偶尔一板一眼,偶尔放浪形骸的状态。我是一只滑溜溜抓不住的癞蛤蟆,就让我游着呗,就让我胡闹的活着呗,就让我惨不忍睹却又一脸傻笑一样的悲壮的活着呗。不重要啦,那不过是生活。

LP的In the end 里面唱着,我努力走了那么远,但到了最后啥玩意也没的。以前的时候,不懂这种含义,觉得这不过就是屌丝吼两嗓子自己的失败罢了。现在似乎突然 明白了点什么,多看到所得的,别老惦记着自己多努力多努力什么的,没有什么成功是靠努力得来的,努力不过只是一个催化剂,最后的结果还是应该抱着得知我幸,失之我命的态度去看待。千古成就不过谈笑一瞬间,无所谓的罢。

有人问我,为什么我总是写这种毫无营养全片不知所云的文章。这大抵和我曳尾涂中的心态类似,不过就是想到什么写什么,无所谓别人怎么看,更多的在乎自己写着爽就好了,不是么。

最后送上几张半夜的黄浦江。

我喜欢这个调调

半夜拍外滩

暴力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