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课很水,日子很懒散。
今天,给焦点去上了一节课程。
然后,一切都好。
想买东西的时候发现自己好穷。
想做事情的时候发现自己好搓。
想找人说话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孤独。
生活就是陶艺。
细水长流,温和的控制,方能有个美好的形态。
可惜,我的力度总是不恰当。
于是,扭曲怪异的造型。
如果某一天,我屹立在颠覆
那就是艺术品。
不过,更多的可能
就是被当作怪胎,诡异,神经病。
如何呢?如何呢?
去你的
随意吧。
不管啥罐头,不漏水都能煲出好汤。
谁叫我只是两只矛盾的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