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今日,K还是会觉得自己在做梦,身上多出来的这20斤肥膘和这份枯燥但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似乎看起来都不那么真实。在他的脑海中,时不时还是会回到十几年前的那个空气中充斥着一些暴晒后的柏油马路和法国梧桐混杂起来的怪怪的气味。

这大概就是中年危机罢,K在心中想着。

好在K还没有秃头,但是谁都不知道,秃头和失业谁来的更快一点。不过K并不太在意失业的事情,孑然一身多年后早已失去了对所谓的理想和目标的追逐。想想自己曾经的头铁勇往直前反而觉得有点儿可笑。

其实K差点就成家了,和很多人不一样的是,阻碍K成家的不是房子,不是其他的条件。而是——八字不合。后来K想想觉得真他妈可笑,为何要成家呢,就这样飘着多好。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啊。

也就是那之后,K再也不再收拾自己,随便料理一下自己就混过去了,没几年K的事业有了一些进步,说实话照理来说应该是婚恋市场上还算不错的条件了。也有热心的朋友给他介绍对象,不过大部分小姑娘看到胖了20斤后的K有一脸邋遢基本上就见光死了。用其中一个火爆妹子的说法就是:“这样的人就算结婚了,老娘我是真的是张不开腿。”

K也不介意,本来就是给朋友个面子罢了,他自己完全处于一种微妙而奇特的状态。对于他来说,似乎脑子里的自己和现实中的自己根本不在一个时间线上。现实与他而言更像是梦境,他就是一台凑合跑着的机器,上班,下班,吃饭,睡觉。

久而久之,K自己也分不清了,不过还好,K的工作很普通,就是在流水线上拧螺丝那种。一开始K做这份工作的时候还抱怨,面试的时候要求可高了,简直就是:“面试造核弹,在岗补车胎”的落差。久而久之,也就放下了,反正工资照样发,没有造核弹的赚的多,但也比补车胎的好得多,就当自己是高级补车胎的不就好了嘛。

不过,这个世界还是一个有趣的世界,越是一汪死水的人生就越容易产生壮阔的波澜。一不小心,K遇到了1,1姑娘可太美好了。K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这样想的。K看到1姑娘的时候,1姑娘似乎也是在相亲抑或是恋爱?这个细节K早就记不清楚了。但K记得的是,那天1姑娘是在找人,看一下手机,笑一笑,说两句,然后左顾右盼走两步。

这笑容可真是太美好了。

可真是太美好了。

太美好了。

K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其实K为数不多的损友们见到过1姑娘之后,也觉得不过如此啊。确实,大部分世俗的评价来说,容貌上1姑娘并不突出,只不过是非常普通的一个人。但是K和一般人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毕竟K在精神上脱离了主流文化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那种抖x,x条什么的信息源是从来不看的,其实K一直觉得,现代人的世界观,人生观甚至审美都会被这些个大型企业的产品一点点改边。就像电视剧《双螺旋》一样,邪恶的公司最后通过蔬菜和食物控制了大部分人类的生育能力,然后通过出售生育权来控制芸芸众生。

当然,现实不会那么赤裸裸,只会更润物细无声的可怕,算法的发展总有一天可以变得比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然后喂你吃他觉得你想吃的东西,让你变成他觉得你应该变成的人。

K不愿意这样,K依然用着功能机,连个x信都没有。但是看到1姑娘的瞬间,K就知道,这是能让他愿意去用x信的姑娘,什么原则,什么坚持,都是屁。

可惜,1姑娘并不知道K的存在。K也实际上并不了解的1姑娘,有句话说的话,感情的事情,其实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六个人的事情。

我,我以为的我,你,你以为的你,你以为的我,我以为的你

可惜K和1姑娘的感情好像连这六个人都没凑齐,怕是根本没有发展的空间。但是K并不在意,对于K的想法来说,占有又能怎么样,远观不好么,看看不好么?

K之后再也没有见过1姑娘,但是K的精神世界里面就一直存在着拿着手机寻找的1姑娘身影。K觉得自己完整了。

呵,可太美好了。

太美好了。

太,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