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论文答辩。答辩的路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嗯,笑容,很温和,大抵是很幸福的状态。然后,就突然觉得有时候让你痛不欲生的一些决定或许实际上是一件特别漂亮的事情。所以,有些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坏的,不是么?

答辩一切顺利,之后就是整理整理各种资料,然后签字提交等等。周一答辩完后,shine说周二去绍兴玩吧,于是我就当晚回家,本想周二好好招待Shine和寝室一行人的。谁知室长被坑了,一些奇怪的原因被困学校,所以最后整个周二成为我一个人在家打WoW的度过。

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本来计划的事情一旦被放鸽子了,就会用极其消极的手段去消磨掉这样的时间。所以周二过的相当无聊,但是还是那么过去了不是么。

周二在家吃饭的时候,妈妈和我说着一些生活的琐碎事情,我突然问她:“我算不算是抛弃家里安逸优越的环境,自己跑出去找罪受的?”

我妈点点头,说:“算吧。”

然后我想想,似乎我的历史就是许多个做出决定性的“瞬间”的综合。不顾一切的欣然追求的大抵真的只有理想而已,其他的一切我们都习惯性的去权衡利益,去谨慎选择。所以,错过的,遗憾的,无奈的,绝望的才会那么那么的多罢。

不过还好,我妈在后头又补充了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罢,你有去追求去拼搏的资本。”

家就是这样的,纵使我遍体鳞伤,坠落深渊依然可以接受我,依然可以治愈我。或许我如果不坚持走计算机的道路,现在的我大抵在家乡找个四平八稳的工作,吃住在家,生活逍遥的很罢。不过,实际上到昨天吃饭为止我居然重来没考虑过这种情况,大抵我的本质是不愿意那样平平淡淡的,大抵我还是想要去改变一些东西,或者时髦的说,这个屌丝依然期待着逆袭。

很小的时候就认为其实世界万物都不过是交换,并非等价,很多时候是需要花去比你想象多的多的代价,才能达到理想的一半状态。生活就和毕业设计一样,一开始总希望做的完美而优秀,渐渐的时间紧迫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做到,于是匆匆草草完成,居然完成后看着还沾沾自喜觉得不错。

我接受我付出的代价,我也接受我收获的成就,即使那些比例是多么的绝望,但那是我选择的道路,至少我不需要屈膝去行走这个乱世,那大抵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

周三早上回到了学校,开始各种跑来跑去处理毕业事宜,打印这个,胶装那个等等等等。懒得去处理任何琐碎的事情,比如打印店错误的给我打印了两份还胶装了,白白花掉我几十块钱后立刻推卸责任。虽然我明确的知道是人家操作的时候误操作点了两下,在老板还来不及解释之前就直接说,我错我错,我付钱,麻烦再给我胶装一份。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习惯去接受一些错误,说好听的或许叫包容,说难听的叫缺心眼。其实真的情况只是懒罢了,每次踏上马路就觉得人世如此纷乱,都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和道路。每次看着许许多多的人走来走去的时候,都觉得忙忙碌碌却不知何去何从。

寝室的同学们打算六月初去三亚旅游了,可惜那时候我已然准备要去上班了,所以大抵是无法同行了。大抵对我来说毕业旅行一直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或许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对我来说甚至所谓的毕业也没什么特别需要通过旅行来纪念的东西,唯一值得怀念的是大学遇到的那些人儿,不过没几天后就大家各奔东西了,所以我大抵更加乐意拿毕业旅行的钱去买个更好的电脑抑或买个更好的镜头罢。

总体的看,我还是一个幸运的人,我不习惯和人保持沟通,也不喜欢谄媚的去讨好或者被讨好。所以许多朋友以及“朋友”都在每次切换一个环境后渐行渐远。大抵是我这样的人是不懂得如何好好去经营情感的,无论友情爱情。感谢那些那么多年了还在关心我的朋友,我算不上一个特别称职的朋友,不过你们的厚爱着实让我感激涕零。

好久没有静下心看看书了,昨儿在绍兴的时候跑去书店趁着关门前买了几本书,都是讲一些思想和Geek这种人如何修炼内心的东西,虽然自己的技术还是很烂,但是觉得继续一味的学技术似乎不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我想应该先拓宽思维和视界才有可能更好更快的接受新知识。

最后的最后,做个极度不负责不靠谱的预告吧,既然不去毕业旅行了之后如果搞定毕业设计的事情了就开始写之前说过的某个很好玩的东西。虽然最近似乎有款很火的软件和我的设计有很多重复,不过那个技术含量太低,而且设计极度不合理,实用价值很低,主要作用不在于让用户专注工作而是更多的在SNS上哗众取宠的效果。哦,我想很多人已经猜到那款软件了,不过现有的那样设计比较容易获得较大的用户,而我的主要是给自己和真心想专注的人使用,定位不同,所以可能界面会很简单,可能功能会很极端,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去SNS上炫耀,大抵做出来用户数不会超过10人罢。

但是,那是我想做的东西。所以,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