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毛邓三的课上,又一次看了《东京审判》。这一次,没有像上次看的那么激动,更少的看到那些仇恨与丑陋的人性,也没再去在意剧情和演员的表演。倒是脑子里开始不住的思考,为什么同类却会出现那种残忍的行为,文明和人性的存在真的是如此不堪一击么?
记得小时候,学校边上的小店流行一种自动贩卡机,就是你投币,然后它吐出几张卡片,当时很流行,但是一块钱没几张出来。突然有个哥们发现,在吐卡的时候敲打机器会多吐出几张,于是就有了人去敲打,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去敲打,很快附近的机器都坏了。
当时在华的日本人恐怕也不是都是邪恶的,但是却做了恶魔的事情。为什么?本性么?还是仅仅是一种同流合污现象。我感觉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人人都做,你不做你就是另类,你就会被群体游离。于是本性好的也好,本性坏的也好,最后都变成邪恶的了。另一种,就是人都是邪恶的,平时的时候,被文明、人性、理智等管束,突然释放了这些管束,就好比河水突然失去大坝,就会变成恶梦和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