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散的回忆,散散的文

Post by zerob13

洗完澡,摸着下巴略微成型的胡子,打开itunes,选了乡村的几张碟便开始写这篇不长不短的回忆文。

有人说,当你开始不可自制的回忆的时候,你就成熟了,或者说,你就老了罢。
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成熟抑或衰老,我只是回忆起这几年的生活,发现自己的改变,发现那些珍贵的回忆,发现那些清晰泛黄的记忆碎片,感觉,记录一下,免得忘却的大神也在不知觉的时候带走那些美好罢了。
这些日子,不长不短,却足以让我蜕变,也足以让我四周的一切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关于朋友
曾经有一个人,我以为我是永远无法与之产生交集的两个世界的人;一台游戏机,一个skype,却让这个人成为了我最好的兄弟,甚至在各奔东西,相隔汪洋的时候,依然给与互相勉励与帮助。
记得,这娃在我大学入学前几天的时候,有空就给我来电话,当时我拿着我的那个夏普,很high的聊到电池耗尽。记得,这娃在我大学空虚的时候,会随时在skype上出现,然后两个大男人通过一个小小的软件,翻越大洋的胡扯。是的,物理距离改变不了任何事情。纵使在前不久,你遇到无法抉择的困难的时候,我们依然要互相坚挺的扯皮,现在很好,一切都会过去的。还是那句话,你回来了,用得着我的地方,随便说一句,肯定没问题。
有过那么一个人,让我怦然心动的那么一个人,说是时间错误也好,说是地点错误也好,其实最大的错误就是自身的错误罢了。现在一切已经随风而去,纵使万般留念,也只能当作内心深处的一缕闪光,向前进,向前看,但是却永远不会再能从眼睛里发出那种光芒。所谓成长,就是让人能够更加有能力去面对挫折与痛苦,让人加厚自己的壳,无所畏惧的前进。曾经想把那些故事一点点,一抹抹的记录下来,却不知自己尚未有那么坦然的心态去面对,所以只能祝你一切都好。
有过那么一个人,我曾经面对着就会紧张,与之说话就会胡言乱语词不达意。而现在我却可以与之共处一室,甚至共处一桌的胡扯海吹,甚至爆几句粗口,泰然自若。这时我就会想,生活也算是神奇,让人不知不觉改变,也会想,我一直走下来的道路,究竟错了多少,又究竟对了多少?
有过那么一个人,至今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虽然半年前发生了极大的不快,说是没有影响,那就是扯蛋。唯一没有影响的是我对之的看法,这个没改变。但是对我自身的影响,依然是无法抹去的。我开始变的泰然,开始变的豁达,开始变的无所谓。我拒绝表达,我拒绝快乐。更多的时候,我喜欢用极度平静的心态去解析身边的一切,明知世界是感性的,却仍一直试图量化这个世界的一切。包括情感,究竟应该是什么量纲呢?
现在的我又有了许多很好的朋友,所谓的许多,也就是那么几个,那么几个会耐心的看完我这样的毫无头绪的文章的人。原谅我现在的懈怠吧,我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来修复,来扭曲一些不小心扭曲的丝。
关于学业
我如愿的学习着计算机却不能如愿的学习着计算机。能看懂这句话的估计大多都是国内学习计算机而且热爱着计算机的同学们吧。一言以蔽之,就那样吧。
关于摄影
摄影的进步,我自己看到的大部分还是在器材上。。。我感觉,给任何一个人我那些器材,过一年都能拍的很漂亮,拍的比我还好。所以,我应该追求的不再是单纯的技术了,应该开始想想为什么我的照片没有灵魂,为什么我的照片只是看了就会忘记的,为什么没人关注我的作品这些问题。
我不是玩摄影的人,我只是一个学徒,一个教徒,一个虔诚的朝拜者。
关于坚持
我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坚持,比如,坚持尽量回复每一条blog的留言;坚持给某些朋友的每篇日志留下一些痕迹;坚持的一节课都不翘,宁可去教室睡觉也不会因为任何原因翘课等等
这些坚持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就是一种执拗,也许就是一种无聊的标榜。
但是我还是会尽力去坚持,就算哪天失败了,没坚持住也没关系,明天开始继续坚持。
关于大学
虽然现在联系方式是那么的方便,我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失去了几乎大部分过去同学的联系方式。就如同上高中失去了大部分初中同学的联系方式一样。我不喜欢写同学录,所以高中的那本几乎是空的同学录似乎也已经被我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至于初中的更加不用说,估计是尸骨无存了吧。。。
大学刚刚开始的军训,到现在不久后要去拍摄新生军训,不知觉的过了2年。从一脸白痴的笑容,到现在一脸傻逼的笑容,我似乎没多少变化呀,可是昨天,还是有人说现在的我有了一种似乎饱经沧桑的淡定。其实也算不上饱经沧桑,只是,只是真正失去的恐怕是当年那种无所畏惧的魄力,多了的是无可奈何的默然。
大学的生活虽不如想象中的美好,但是还是有许多值得纪念的事情。比如刚刚开始入学后没多久的所经历的那场“牛逼”的辩论赛,让我们知道,有时候辩论需要的不是口才,需要的是人际,只要上头有人,胜利也好,最佳辩手也好,甚至是本来应该给失败一方的奖励也可以统统收入囊中,这就叫做开挂。不过,当时某位一辩的表现还是很赞的,哈哈,所以此人至今仍常常混迹于我们寝室。
又比如,当我们见识了机房电脑的时候,才知道,学计算机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也需要耐力,更加需要一手好字。某位老爷爷伟大的号召我们,写程序要用纸和笔来写,当然我不排除他指的是eink。
还有,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通宵k歌,其实那次和同学出来的路上,我看到bq的,后来在焦点又遇到,一直觉得眼熟,最近才想起,原来早就有过一面之缘。
似乎大半年前我还是习惯鄙视各种自己看着不爽的事情,现在似乎更加习惯的一笑哂之。
我记得大一下的时候,在数字电路课上睡觉,然后期末的时候发现试卷如此简单,瞬间搞定的时候大呼睡的值得的时候。我也记得大二上的时候,大家去参加英语的期中考试,而我因为选择了替代的模块课不用考试的时候,窝在宿舍床上用电脑聊天的时候。那是我至今唯一一次把电脑拿上宿舍的床。我也记得我刚刚经历过只有9个人的课,考试地点都是在别人考场的边上的那种神奇的事情。我也记得,我大二下学期改选了如此多的课程,只是为了逃避一些事情,或者说是把自己推向另外的一个极端,试试自己是否对得起自己的期待和自己的信念。
还有不得不说的就是,新寝室真的很烂,烂的无与伦比。让我很有冲动问候某些做出这个决定的人全家。。。以及某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
关于未来
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写,去你妈的吧。就那么继续飘忽着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