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归来,鼻子依然挂着鼻涕,鼻炎爆发的下场就是本来不大的眼睛彻底咪起来,然后整天和餐巾纸为伴。回来路上,在车站等车,本来打算打的的,看着那乱七八糟的车流,还是默默的走向公交车站了。

车站上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多不少,中小城市的车站就算是在这种高峰期的时候也不会产生那种拥挤的感觉。车站的数字指示屏似乎坏掉了,一闪一闪的,搞得和寂静岭似的。我一直觉得这个是个很傻逼的设计,用这么大块彩色的屏幕就是为了显示广告和车辆到站时间。其实用杭州那种点阵的就完全足够了,彩色的看上去应该是lcd的那种屏幕,看着不舒服而且容易坏,就算不坏也是没多久出现一打坏点,纯粹吃力不讨好的东西。而且貌似定位车辆的技术不是gps,一开始我以为应该是gps,可是后来发现,那个定位的东西居然会干扰音响,就和手机一样,会让报站的喇叭发出电流声。当时我就囧了一下。后来联想到,貌似类似cdma的有可以测距离的技术的,恐怕用的就是类似的测距功能,而不是定位功能吧。
——————————————扯远了的分割线——————————————————————————————
光线从四方射出,汇聚一点,扭曲到我的瞳孔中,化作无数信号传入大脑。
——————————————乱七八糟分割线——————————————————————————————
晚上扛着相机四周晃悠了一圈,没拍什么东西,就那么凑合着。其实就是去找找感觉,很久不握相机的感觉很不好受。
恩,就这样吧,暂时想不到还要说什么了,有些东西也随着汗水一起跑走了,如果想到了说不定我半夜会更新的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