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有一次阑尾炎,以为要开刀,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离动手术最近的时候,我其实是很惶恐的。我记得那个晚上,我想了很多事情,给自己做了很多心理建设,然而第二天莫名其妙的好了,就没开刀,到现在也没再复发。直到了前不久,我的屁股上开了人生中的第一刀。

去年年初的时候,屁股上就有了个囊肿。疼了几天就消退了也就没有在意。过了半年多,有一段时间特别的疲劳,便又复发了一次,在最后,15年12月左右的时候,又一次复发。这波实在是觉得不能忍了,刚好年底了手头工作上的事情也不忙了一点,便跑去医院看医生。

医生一看屁股上的,如临大敌,二话不说让我搞了一发 MRI ,然后确诊确实只是囊肿而已,并不是肛瘘什么的。医生满意的笑了(注:给我看的医生长得蛮帅),然后说先擦药膏,等消肿了来约手术。

看来还是要开一刀啊。我内心想着,然后又回去了。

过了一个月,终于约到了手术,本来以为要过完年才开了,想不到年前就开了。那也不错,正好是最不忙的时候,医生和朋友都说,这个手术很简单,不疼的。然后我知道,果然是不能信的。

当我换上病人服躺着病床上的时候,四周都是和我一样的胖子,一上午一个医生要开三台这样的手术,看来确实是小手术。然后我就毫不在意的进入了手术室。医生让我趴着,我就趴着了。

两个医生开始在我的屁股上找囊肿,可能因为这波恢复的不错,一直没找到。后来又是捏又是拧,终于找到了位置。然后主任医师说了一句让我内心一沉的话。

“先生,你这个创口会比较大,面积有点大啊。”

这……

然后就是啪唧一阵,说给我打麻药,有点疼。不过马上麻药就起作用了,然后又是啪唧啪唧啪唧好几针,看来病灶真的是有点大,要麻醉那么多次。我心想,这波应该不会疼,都用了那么多麻药了,不如睡一觉。

刚闭眼,卧槽,痛痛痛痛痛痛痛。

医生说,这下会有点疼,你的病灶很深入,下面麻药可能没那么多作用。

我了个大擦。

然后就是痛痛痛痛痛痛痛的过了一会儿。

幸好小手术,其实也没那么疼,就是时不时偶尔会有一下擦到麻药不太有作用的地方。然后医生钳了一块肉给我看,开心的说:

“先生,你看,很大吧。现在是因为萎缩了,刚割下来的时候还要大。”

于是我就好像看到了如同芹菜炒肉丝没做好的时候,肉丝糅杂在一团所形成的肉团一样的一坨血淋淋的油肉。当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嗯嗯了几声。

接着就是缝合,其实还是挺疼的,缝了三针,主要过程就是,噗呲,啊,噗呲,啊,噗呲,啊。

最后主任医师一看大事已成,就开心的走了,然后我的主治医师就弄了个轮椅把我交给了护工,说,尽量少走路,下周一复诊换药。然而我并不在意当时他在说什么,只是感觉疼疼疼疼疼疼疼。

在医院躺了两个小时,感觉勉勉强强能动了就和家人一起跑回了家,因为创口很大,内裤也穿不了,只能套一个睡裤每天在家里甩鸟玩。

第一天回来走楼梯是真的要命,那时候麻药也醒了,走一步疼一次,就是感觉重新割了一刀的感觉。第一次觉得家里住五楼真的太蛋疼了。上了楼之后就再也不想动了,直接瘫了一天。

本来只请了一天假期,出院的时候医生很大方的开了两周的假条。我想医生果然没骗我啊,之后的一周,一点点从能走路,到能坐着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然中途的过程中,最难受的还是拉屎,因为一半屁股无法坐下来只能用手撑起自己的左半边,然后右屁股一起支撑。总之我觉得,我手臂变粗了。

今天是开刀后的第七天了,基本上已经可以走可以坐也不疼了,每天可能可以去拆线。其实现在基本不影响生活了,除了因为还没拆线要贴个纱布穿裤子不方便以及没法洗澡整个人散发着 funny 的味道以外,其他好像都恢复的蛮好的。

只能祝我早日拆线,然后就可以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中了。

ps:摊在床上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