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平衡,运动

Post by zerob13

相处就是一场博弈,这是我昨晚走在帝都街头的时候冒出来的一个想法,我们乐此不疲的寻找一个适合的对手抑或只是期待着新对手的不可知所带来的新鲜感。
坐在首都国际机场的候机厅,闲来无聊,打开iPad 开始写这篇原本打算回家后写的文章,边上的旅客成群的都在欢笑,孤身的都在专注的打发时间。旅行的结尾就是在归途上思索和整理思绪,我的这次旅行伴随我闲暇时间的是一部略显冗长的电影-<eat pray love>,电影有点小闷,或者是我过去的心情略为烦躁了,在京的日子每晚看上一段也算是让我心情调整的一个比较舒服的方法。电影里Liz 后来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平衡,每天冥想,思考,见一个年老的巫医,直到被爱情打断平衡。她迷茫彷徨,恐惧,直到被巫医点破,为了爱打破平衡那也是平衡的一部分。
私以为寻找一个平衡很是重要,正如我三年半以前多么专注的计划好了每天,每月甚至每年的生活。尤其是考研,我着实毫不动摇的认为我会考,整整三年,我以为我会和学计算机一样坚持走下去。很不幸,到了最后,这事情比爱情还要不靠谱的短命的随风而去了。我后知后觉的明白,坚持与否和个人性格真无关,唯一有关的只是一个人是否从内心认可这样的安排。follow your heart中文写出来叫做怂,不过就是耸人才会坚持走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道路罢。
地铁上和张地陪说平衡的事情,张告诉我叔本华说人的体内运动必须与体外运动保持平衡,我们没法控制体内的,所以只能多跑跑,保持体外运动。行走之中,肩膀上负重的感觉,双脚上水泡的感觉,冷风灌入衣服的感觉,都是真实的,让我切实驱除了脑子里的杂七杂八的事情,如同冥想一样,放空大脑后,上帝就进入进来,你会明白一切。
坐上了飞机,窗外是漫天的星空,其实并不美丽,美丽的却是云层下面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灯光,很温馨。当我们觉得那是对的时候,那就对了。就像旅行中我会想到一些人,我会想念一些人,我会原谅一些人,我会遗忘一些人,对于我来说这回的帝都就是一个把我心情捋顺的梳子,距离让我找到一些很珍贵的平衡,生活依然很美好不是么?
运动,有些很简单的场景就能感动一个人。这次旅行最深刻一个场景是一个是匆匆跑过马路的一幕。不知为何有种无可比拟的轻松感油然而生。耳边传来甲壳虫的let it be,飞机颠簸着,我淡定高效吃掉了除了酸奶以外所有的食物,我果然还是受不了酸奶的味道。文章到这里琐琐碎碎的跑题了一大堆,刚刚候机的时候看了,不错的电影,比算是不错的小清新。虽然是一部爱情片,我更多的时候却注意力放在了男主角的起起伏伏生活中,少年得志,中年危机等等,悲剧而狗血的第一任婚姻,没能和最爱的人有个孩子算是最大的遗憾了吧。另外看到的就是,有时候有些人会匆你身边夺走你一度珍视的东西,你会痛口,你会绝望,但是总有一天会明白,被夺走的只是你其中的一个最坏的部分罢了。
突然闪过黑客帝国里面的某句类似是be an action man的意思的台词,我在行走着,毫无目的,毫无计划,不停的尝试突破自己的规则,试图让自己成为一个随机的种子,看看我能否生成漂亮的数列。
窗外漆黑一片,我低头看着地面上的万家灯火,会不会也有一个人恰好抬头看到我的目光?我总是以为,飞机会吧地面上人目光里的情感一路带走,飘落在每个路过的城市。
音乐毫无征兆的变成了十年,十年前,我在初中,认识一些改变我生活轨迹的人,其中两个这两天刚见过。当然,对于我更加关心的是十年以后的我,是不是能够如同我想象的那样达到Good writer,Talented photographer,Great programmer 的级别,无论如何,向着方向前进就好,不会后悔,也不会遗憾。
对了,回去后要干什么我也突然明白了,记得之前我觉得要努力要学习了都是因为感觉到强大到渣渣的压力在身上才被迫驱动的。也许吧,很多人觉得这样是很不错的有危机意识的表现,不过这实在是效率不高,当我清空大脑时,涌入的不是上帝而是过去的更加坚定阳光的自我,他说,先喜欢自己的生活然后再寻找。
从一个自己过腻了的地方到别人过腻了的地方,这是旅游;把自己在一个地方的港务带给另一个地方和自己一样的人,然后带回那个地方的感悟,这叫做旅行。
最后,谢谢诸位地陪带我去了那么多很适合我的地方,这回进京与之前太不相同,我会把这记忆刻录在大脑的永久记忆区,然后傻笑着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