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用这样的文不对题的写法来写写自己最近的生活了。或许最近活的太没重心,不过往往我没有重心的活着的时候确实最高效率的时候。所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不知何时,我记住的总是不同人的侧脸。或许是走在路上的时刻,或许是并排安坐的片段,总之,我总是牢牢地记住一个个的侧脸,然后在不经意间突然回想起来。

多少明媚还在记忆中,我已然分不清楚哪些是真的,哪些却只是我的臆想或者梦境。我是个偶尔搞不清楚梦境和现实的人,曾经无数次在半夜梦到还在高考的考场上,然后猛然醒来发现晌午阳光洒进寝室,当年还在明媚的21号楼坐北朝南,午后的光线好的让人爱不释手。似乎看到那样的光明,我就会从噩梦中释然出来,嘿,我的生活还不是太糟,我总是如此说着。

大抵南一门到高沙,南一门到弗雷德,这两条吃货路线是我大学最多的印象罢。不好意思,从来没热爱过学习的我至今没去过几趟图书馆,也搞不清楚3层的书和7层的书又有什么不同。只是知道,每当期末有好多好多小伙子小姑娘挤压图书馆的脆弱的大门,去一个温暖的让人昏昏成成的地方自习,当然或许图书馆本身有它的智慧光环可以给考生增加勇气和力量罢。

在那些岁月里面,吃遍了下沙,留下深刻印象的居然不是那些美味的,没味的,香甜的,苦涩的,诡异的,一团糟的,不知用料的“黑暗料理”们,而是陪着我走过那些路的,他,她,甚至它。那些侧脸,不曾忘记,尤其是一些明媚的下午,我慵懒的睡到2点,起来和与我同一作息的人,结伴而行,寻觅一处觅食点,大快朵颐那些个“黑暗料理”,那些个侧脸,大抵就是美丽。

我无法忘记,总有那么一些侧脸,会在我不经意间转过头来,或微笑,或惊讶,或无奈,或窘迫的给我一个至生难忘的表情。光线投射下来,折射出七彩光。

我走在的路上,有我流过的汗水,却不曾承载过我的泪水。

突然回到了过去一样的,开始整张整张的下专辑,刚刚下了Fun.的,一首首听着。我大抵在寻味一些特别的感觉,这几天奔波于各种学校机构办理这个办理那个。原来像我这样的人,大抵也算是一个优秀的学生;原来像我这样由你玩四年的生活也可以做到一个超过那些天天自习的人的分数。可惜我确实是讨厌学习成绩优秀的人的,我可以和他们成为好朋友,但是我永远不会仍同那样的努力就是人生的意义,就像我从来都不觉得去改变生活改变世界是什么可怕或者不可及的想法,即使真如此,和我做不做又何干?这大抵就是我给我父母交出的一份答卷,我说过,读好书和做好学生并没有关系,我曾经不是好学生,现在不是,以后大抵永远都没有机会是了。

其实本来写的题目是:《觉得落寞了,就会回想起的那些侧脸》,因为本文的源头只是闪过某个人在阳光下的很明媚的一个笑容罢了,那是一个侧脸的微笑,很小的幅度,却折出很棒的温度。却不知为何写着写着跑题跑到不知何方去,这种时候我总是异常感谢我已然度过了高考,写文章再也不需要去考虑什么中心思想什么围绕内容,什么主题什么道理,顺着内心就可以随意的敲敲。此刻,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简单的生活,Thinking and Writing

不过么,人的身份,也会随着环境和对象而改变的罢。有时候你是谁谁挚友,有时候你却只是谁谁的一次性用品,当有需要时你就被唤起,然后用尽后就丢掉到一边不再理睬。只是大抵我们大部分时候都不会在意这种待遇,因为或多或少我们也如此的对待这一些人。又或许我们总能从挚友中看到真实的自己,并非是一个餐巾纸或者卫生巾,而是一个确确实实强大而闪光的个体,不同别人,独一无二。

所以,最后的最后,我决定把这篇文字的题目起的文艺一些,要么就叫半杯矫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