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顺是个聪明的孩子,村里人都那么说。

的确的,小顺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很小很小的时候,小顺就可以把古诗背的滚瓜烂熟,大家都觉得小顺是个好记性的孩子。小顺画画好,读书好,做人孝顺,大家都觉得他是一个好孩子。

真正的让小顺的名气在村里打响的是那年大诗人来村里采风的日子。小顺指着村里的无名小山顶上突兀的一棵大树对大诗人说:“看哪,那是大山的鞭子。”

于是,大诗人夸奖小顺有诗意,有文学天赋, 以后定能成为伟大的诗人。所以村里人都知道了,小顺会成为诗人,小顺有诗意。村里人都羡慕小顺的父母生了个好孩子,有福气;老师也常常夸奖小顺学习认真优秀;小顺走在路上有时候会被邻居叔叔阿姨拦住然后让小顺背书,小顺也很配合的背上一段《木兰辞》,《琵琶行》之类的脍炙人口的古诗词,然后在叔叔阿姨的赞美声中礼貌而安静的离开。

小顺是个聪明的孩子,村里人都那么说。

这样美好的生活在某一天被莫名其妙的打破,至少对于小顺觉得很莫名其妙。那是一个宁静的傍晚,夕阳西下,小河里都是游泳的孩子们,嬉闹而欢乐,男人们忙碌了一天在屋子里等待着女人们的晚饭。直到小顺的叔叔发现小顺对着墙壁说了很久很久的话了,叔叔发现了这点后很紧张,马上拉来了小顺的父母。父母问小顺,你在干什么?小顺说,我在和屋子说话。父母奇怪,屋子怎么会说话,胡闹。

然后小顺转过头,说了有史以来对父母说的不是诗句的最长的一段话:“难道你们都没有发现么,其实屋子是有生命的,家具也有,石头也有,甚至整个大地都是生命体。他们无时无刻都在交流,只是他们的寿命太长太长,对于他们来说我们的一生也许就是他们的几分钟,所以他们说话很慢很慢而被我们忽略了,但是他们可以听到我说话,因为我知道他们可以。”

父母大惊,认为小顺着孩子病了,赶忙找村里的医生来看看。医生学术不精,表示无能为力,让小顺父母找城市的医生看看;于是小顺和父母进城了,村里人都知道了,小顺有病。

小顺是个聪明的孩子,曾经村里人都那么说,只不过现在多了一句,可惜病了。

城市的医生说小顺得的是臆想症,是精神出问题,要开导。小顺却毫不在意,反而开心的对父母说,这里好多房子阿,他们好热闹,每天都有那么多朋友,每天都能说好多好多话。医生摇摇头,表示小顺已经病入膏肓,让小顺父母想办法找专家看看。小顺父母很穷,没钱找专家,所以他们只能带着小顺回家。小顺大部分时间还是很正常的,所以父母也没多少在意,继续上学,工作。

只是很快村里人都知道小顺有病,于是人们不再说小顺是个聪明的孩子,村里人都开始远离小顺了。

小顺有病,是精神病,村里人都那么说。

小顺一点点的长大,会对着大山说话,会对着房子说话,会对着一切的一切说话,除了那些村中的人们,不是小顺不和他们说话,而是他们总是远离小顺,因为小顺有病,是精神病。

小顺有病,是精神病,村里人都那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