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生活,只是感觉

Post by zerob13

今年的冬日的夜晚真是凉,透心的凉。即使没有什么大风,我也恨不得把自己裹起来,或者说,多长几层膘也不错。
总之,很凉。
本来,冬天么,冷就好了,可惜这个冬天给我的感觉却是凉。有什么不同呢?冷,就是那种感觉到无处不在的温度的降低,比如冷却什么的,有个过程。凉,就是那种冬天的时候邪恶的小朋友把冰凉凉的小手“嗖”的一下插入你脖子里,“啊,哦哦哦哦哦”的刺激感,是一个突然。
晚上走在教学楼下面,自习了一半,出来透透气,顺便冷却一下脑子。抬头,只有月亮和稀稀拉拉的几粒星星,像一块黑布扯破了个洞,又轧了几针似的。似乎,再某些时候,我也开始忍不住抬头看看星星了,这算是生活从我生上碾过的痕迹么?
不知什么时候,所有所有的人都变得具有无比的攻击性。似乎只要有个宣泄的攻击目标,人们就会如同恶狼一样一拥而上,然后撕咬,吞噬。
不知什么时候,生活开始需要不同的伪装,大家都是差不多先生,过着差不多的每一天,看着差不多的每一幕。拱了好菜的往往都是蠢猪,占了高地的常常就是傻鸟。当然,这没什么,只不过是一种规律,一种一群群的人围观合作而成的整体表现。说的伟大点和蚂蚁的群集智慧没有什么不同,说的难听点就是随大流混日子呗。
但是呢,那些渐渐磨灭的个性棱角是不是能够抓住最后的尾巴再疯狂一次呢?刚刚看到一则报道,研究发现,由于我们的学校过度的打压所谓的“早恋”问题,现在高中生gay越来越多了。当然,我对gay没有任何偏见,不过就是自己的选择罢了。但是呢,我想起一句话,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在读书的时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远离爱情不谈恋爱,然后一毕业最好就立刻有个人品好,工作好,相貌好,最好还有房有车有存款的立马敲定结婚生娃。做梦呢这是。
在情感最丰富的时候,我们去理性了。理性完了,不好意思,不会感性了。
好吧,又扯远了。
常有各种朋友哥们姐们和我说:“大叔,你寂寞了。”
我真的是寂寞了么?我极度怀疑。因为对我来说,似乎和姑娘出去吃饭娱乐等等等等所导致大脑皮层产生的多巴胺,也就是兴奋和哈皮,远远没有买个新数码产品来的多。不管那个产品是 Mac 还是只是一个 U盘。所以,从很大的程度看,我不爽,往往是因为没钱买数码产品折腾了。真可悲,不是么?
不过么,不管是可悲可怜还是可叹,这都是我的生活啊,都是我行我素的态度啊。我妈说我不懂拒绝不懂调节,太在意周围环境太在意他人看法。貌似我还真是这么一个玩意,我没有棱角,那只是外表,很不幸的是,我的棱角都是向内部的。如果说我的外表是一个球体,那内部估计就是和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地刺差不多。我忍受不了很多,比如无法忍受有一个键按下去手感和其他键差比较大的键盘,无法忍受略略有偏差的鼠标,无法忍受用过的文件还在桌面上,无法忍受没有顺序的任何文档,每天睡前要安排好明天一天的生活主要要做的事情,然后第二天几乎丝毫不差的去完成,一点点改变就会很不爽等等。好吧,这是神经质么?也许是,不过这和草履虫,变形虫一样,都只是自己的生活方式罢了,对自己负责足矣。
以前听过那么一个说法,世界上分两种人,一种在别人身上留下自己走过的痕迹,一种在自己身上留下走过的痕迹。我恐怕是后者。不过,无所谓,我觉得随便就好。
不知何时,我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抱怨了,因为没有人乐意来听你抱怨,也没有人愿意来听你诉说了。所以,纵使各种不爽的想骂街,想比起中指,想挥拳问候,都化作淡淡一笑,甩甩手,故作潇洒的走过。这算是成长,也算是悲哀。越前进越孤独,越向上越寒冷,这本来就是生活的规律不是么?一切才刚刚开始,路途还远着,可惜寒冷却来的那么快。
今夜,很凉,透心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