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知道了某个同学家里的事情,简单的说就是一场意外,家道中落。关键主要是人祸,这是最最无奈的事情。也许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无能和弱小,好吧,抱歉,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我无能为力,毕竟我只是一个没背景的混日子的大学男生罢了。希望那位同学的父亲一切都好,也希望那位同学家里早日走出困境。加油。

人生在世,最麻烦也是最有用的就是关系,facebook因为关系而成功,我们都是在各种关系之中浮浮沉沉。就连计算机,最伟大的发明我觉得都是关系数据库,有了这个,才有了现在那么绚烂的计算机文化。

所以,很多时候,男人的成长,不仅仅在于实力的增加。也在于如何处世,如何交际,如何平衡好身边的一切。我父亲从小就一直试图教育我,要学着看清世界,规避风险。不过,很惭愧我这方面一直都很欠缺。就算到现在,我也总是容易太冲动,感情用事,这是个大问题。五代十国的时候的冯道老先生算是规避风险的超级典范,也就是那么一个人称官场“不倒翁”的男人,可以当二十年的宰相,而且经历了四个朝代十个君主,也算是个古代的打工皇帝了吧。

存在即合理。很多时候,我也还是会对一些事情忿忿然,比如这个规则不好,那个规定脑残等等。其实换位思考下,这种奇怪的规则存在往往是有许多一节节的原因组合在一起,最终产生的,而不是我那么冲动的理所当然的想想。

我总是在抱怨社会,抱怨教学制度,但是,另一面我依然是按照这个社会的规则苟活着,按照这个教育制度考试着。不合理么?合理,我要活下去,我要强大起来,所以我必须在这个规则下搞定玩好这个游戏,毕竟我不是富二代官二代,我没有外挂可以开。

转念想想,究竟是社会错了,还是我们错了。仔细想想,一切我们厌恶的事物,正是由如同我们这样的一个个形形色色的人组合而成的。我们自己缔造了自己的生存环境,然后我们在自己抱怨,企图逃跑,认为换个环境就会改变一切,真的么?也许吧,至少有时候拉不出屎的时候我也会尝试换个蹲坑试试。

其实,我觉得,这种心态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太过于渴望重新开始的心情罢了。或者说,大抵是太在意周围的看法吧。其实,从零开始,不需要换什么环境。你可以决定一切。比如君子小人,没人天生是君子,但是不管那个人是谁,当他做君子做的事情的时候,他就是君子,至少这一刻是,如果他一直做,他就一直是,最后大家也会认为是。可惜,现实中的大部分人往往只能每天不停的在君子和小人之间奔波,如同在头上吊了肉的小狗,只不过这块肉叫做利益罢了。

关于善良。这又是个抽象的定义,我不知道什么样子的才叫做善良。对我来说,人作恶,往往是有什么触及到了某个底线了,当然有些人底线很容易就触到,容易到一定程度就是恶了。越善良的人,应该越能够包容吧。

人最害怕的不是前面的路有多难走,有多困难,而是根本不知道前面的是不是路。如果有困难,面对就好。但是都连前面是什么都看不到,如何去面对?

相信自己,那谁来相信别人?

我曾经一度认为我是个比较能够说服人的,比较能够安慰人的人。可惜,事实告诉我,没那么简单,生活的复杂不是我这种小朋友能够看明白的。可谓江湖凶险,吾父不余欺也。

虽然知道金字塔不是一日建成的,但是看着自己如同蜗牛一样攀爬在道路上,是在无奈至极。我在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行业中,却只能看着别人创造奇迹,这也算是一种莫大的悲哀吧。

恩,牢骚到此结束,继续努力尝试着。

ps:再次希望某同学家中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