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在樊笼里

Post by Lingfeng Yang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陶渊明的诗句,是我和我夫人都非常喜爱的。不仅仅是由于我们两个都是附庸风雅之辈,也是由于毕业工作后习惯于现代生活中为一些不那么重要却又挺重要的事情奔波后的感觉。

前几日突然琴兴大发,挖出来积灰的手风琴吭哧吭哧的练习起来。说是要给夫人演奏一曲《贝尔加湖畔》,好几天练得不亦乐乎,甚至到了半夜怕扰民才意犹未尽地停下。后来几天事情有纷纷扰扰的涌来,时间又变得不够用,遍又一次只好作罢,只能在播放器里放几首手风琴的曲子。

我和夫人说,要是年轻的时候知道谈手风琴还能像成为像张玮玮那样写出《米店》这样好作品的乐手,我也就不会那么不认真了。那时候总觉得,除了俄罗斯风格红鼻子壮汉一般的人才适合拉好手风琴。而且多年以来,也不知为何的调入了考级刷分的怪圈。反倒失去了乐趣。不过转念一想,也不过是自己悟性不够,如果真有这方面天赋,大抵也不会浅尝辄止,或者被世俗烦恼所困扰。

那天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弹琴的图,配的就是这首诗。未尝不是在说生活中的琐碎事儿。我一直有一些很矛盾的困扰,这些困扰之所以成为了困扰,是因为它们不再适合与我解决其他问题的方法来解决。也就是说,我无法通过找到原因,消灭原因,解决问题的三段论来处理这些问题。所以,久而久之成为了精神上的一些困扰。

许多朋友认为,我是个容易交际的人。因为虽然不是很慷慨,但也还算热于助人;虽然不是很睿智,但也常常能够分享经验。但实际上并不是,大部分的时候,我是很排斥和外界交流的。不仅仅是和陌生的人,抑或熟悉的人,甚至是去面对一个自己并没有太大兴趣的新事物我都会异常排斥。当然,这点在做程序方面反而克服的很好,或者也是因为大抵没有什么技术是我彻底没有兴趣的罢。但这个问题总是带来许多麻烦,比如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正常人大抵会打个“售后电话”搞定,而我很讨厌打这类电话,因为给一个毫不知情的人同步自己的信息是多么烦恼而厌恶的过程,但实际上结果总是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解决这个问题,就像年轻一点的时候为了避开和不喜欢的老师打招呼,远远看到老师在前面,我宁可慢下脚步故作思考,把距离拉开了在走过去一样,牺牲了我自己的时间成本,换得一点点略微病态的心安理得。

我喜欢删各种联系方式,电话、微信等等。几个月聊不上一句话的,看到昵称头像想不起来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删掉。每当我看到这些头像的时候,心里总有一个声音:“这是垃圾信息,你这辈子很大概率都不会点击了”。然后我就二话不说删了。似乎很让人讨厌的做法,但是大抵别人也并不那么在意你我的作为,所以也算是相安无事。后来大家流行群聊,玩了一整子,新鲜感过了后,我就开始无比恐惧群聊。每次推出一个群都会感觉无比畅快。尤其是那些个因为莫名其妙的关系建立起来的群。比如说,x年x班同学群。

我总是认为,这些群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是聊得来的校友同学,自然会有自己的小团体。剩下不联系的,基本就是没多少价值去联系的。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

“同学会同学,都在搞破鞋”

虽然就是一句调侃,其实也未尝不是侧面反映出,如果不是从社会阶层,工作相关,兴趣相关的方向所硬生生建立起来的关系,最后不过就是沦为搞破鞋和互相攀比的平台罢了。人生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又有多大意义呢。当然,也许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办法对只是因为和你一起在同一个环境下念过几年书的人产生特别的情感,除非那人和我臭味相投,抑或有着非常多的共鸣吧。不过那样的人,从来都不会单纯当作是同学,至少也算是好友罢。

当然,这事儿,我自然又是极端了。就像我对待很多事情一样,我不是一个很圆滑的人,遇到一些问题不太愿意用那些所谓的高 EQ 的解决方案,绕个半个月弯子还没什么变化,摊开说就是很好的。可惜,世事并没有那么完美,就像物理模型一样,在现实中总是只能逼近拟合,却无法看到一个绝对光滑平面。很多时候,你受到了他人的善意,我就会很手足无措,我不知道如何去回馈这样的善意,正常人大抵就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但前提是有李可报,大部分的时候我却只有无奈的耸耸肩,最后朋友就渐渐的淡薄了。

我和夫人的相处也很是特别,我们能够在出门吃饭时,出现一顿要下两次馆子的情况。先陪一个人吃对方想吃的,然后再互换角色吃另一方想吃的。平日里吃饭虽然都不挑剔,但是出门下馆子总是想犒劳一下自己,两人总吃不到一块去。但纵使如此,夫人和我在许多事情上还是非常的一致,比如还是这个例子,就是双方对互相尊重的一种表现。每个人生来就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的,夫人爱吃啥,我不爱吃,我当然不会强迫自己也吃上一份,但我可以陪你吃你爱吃的,反之亦然。这多花的时间成本,正好是我们双方之间的尊重的表现,虽然怪异,但也是让人舒适的相处。

不过对于其他人的相处就很难权衡了。毕竟世界上能和你合拍的人就那么少。我也不希望别人太过于去迁就我,这样反而让我非常不自在自然也很难保持友谊。结果就是和谁都很难交往甚深,这真是一个遗憾。不过还是非常感激那些还在我身边的朋友们,能忍受我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性格也是不容易,毕竟你们生来也不是为了谁,但这无疑表现了你们是比我更优秀更有修养的人。虽然有个笑话是说,如果你身边的朋友都比你优秀,你自己看自己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傻逼么。现在想来确实如此,不过这事儿也可以换过来想,当我觉得自己是傻逼的时候,不正是说明身边都是比自己优秀的人么。

每个阶段,都会有一些追求的目标和想法。就像在樊笼里的时候,总是想着返回自然;然而自然呆久了,却又想念樊笼里面安逸的生活。矛盾无处不在,人就不免焦虑起来。毕竟大部分的时候,人生不是屠龙的 RPG 不是练级打怪通关就能搞定的事情。有的时候你还不得不去走一下自己都知道是弯路的弯路,可能是为了理想,可能是为了道义,我母亲早年问我大学和高中有什么区别。我回答:

“高中是有人督促我吃屎,大学是我自己逼自己吃屎”

当然,我把读书比喻成吃屎,大概也是非常的不文雅,但对于我当时来说,读书就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我只喜欢其中没多少课程,但出于考试,甚至是为了理解我有兴趣的课程,我不得不在我没兴趣的课程上也下功夫。这便是我所谓的 “吃屎”。好就好在总算学的还是有兴趣的专业,否则就真的吃的不知道是什么了。

我最害怕的,倒不是“吃屎”。而是连屎都吃不得的时刻。每个人生阶段之间,总会有一段时间非常艰难。有时候是身边环境变得困难,有的时候纯粹是内心的问题。后者更痛苦一些,往往身边人都还潮气蓬勃,甚至觉得你也一片光明对你还投来艳羡的目光,但人嘛,总是看不到内心,有的时候内心真在煎熬,正在翻滚,但还是要露出笑脸,感谢朋友的支持。毕竟,他们都是好意,毕竟,他们真的没有恶意,这种没有对错的时刻,真是深深的困扰,因为没有了对错就没有了缘由,没有了缘由就无力去解决问题,只能干瞪眼的祈祷这样的岁月早日过去,明天依旧是一片晴空。

说起来,夫人真是我人生道路上不可或缺的光明。在每个干冷而迷茫的黑夜里,照射进来。不灼目,将将好。好了,思绪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不知道该流向何方,不如就此停笔,改日有心再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