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过了。第二天已经来到。
难得一次我还没睡。喝了杯咖啡,原本已经颓唐的神经更加不知所措。记忆,如同狂躁的暴风雨,击打着我的神经。
失眠么,好怀旧的感觉,喉咙干干的,眼睛充斥着颓废的气息,摸出眼镜,带上,打开blog,敲打着键盘。
夜静了,天上还是只有一颗半星星。云层太厚也好,光污染太严重也好,I don’t care.
只是,已经没有童年的那种美好的星空了。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选择生活,是生活选择了我们。
年轻的我,自负的认为我的选择是对的,我控制着我的生活,但是,现实一次次击碎了我的自负。
我依然渺小着,无比的渺小着。
我不悲伤,我也不自哀。只是,一种强力的无力感,总是在不经意间涌上来。
我自认为不曾后悔,因为我不喜欢太多的回忆。但是,到最后我总是发现我剩下的除了未来就只剩下回忆。
未来不可知,回忆不可追。
我不坚强,当又是一份回忆离去的时候,伤感总会不经意秒杀我的所有防线。那看似无法摧毁的shell不过就是一个纸老虎罢了。
干燥的喉咙发出了磨砂搬的叹息。
我似乎还是无力睡眠。
未来会如何?我的规划,似乎是有条不紊。但是生活就是一个大混蛋,总是不经意间给你来个恶作剧,然后让你一脸茫然的免得一堆破碎。
然后呢?
没然后了,不然你要我怎么样?
我恐惧的是什么?
我至今没发现,也没明白,但是我有很强力的恐惧。
我不曾停止步伐。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好,能够平平淡淡的看着潮起潮落,能够带着一抹微笑望着星空闪烁,能够回首往事拍拍双手看着这世界。
年轻么,也许就是烦恼和烦恼的叠加吧。
但是,正是这种年轻,让我依然坚持在自己的理想。
今天老二和我说:“哥都没放弃理想,你怎么能放弃。”
当时一时唏嘘不已,差点泪流满面。
一晃又是那么几年,我们都在奔波,都在苦恼,都在快乐,都在前进。
峥嵘岁月,不曾忘记。
还有还有
Carl依然在异乡,那永远让我拎不清的时差,阻隔了多少。
老大夜班也辛苦了吧,加油阿,夜晚的冷风,应该也能激发不少灵感吧。
老二的新生活如何?希望早点实现理想。
老三在上海可好?设计师的道路也是和程序员一样燃烧的是生命,希望以前都好。
爸妈在家是否也天天开开心心的呢?儿子不能经常回来,抱歉了,我还在寻找我的意义。
嘴唇开始干燥起来,起身喝水。
又坐下。
生活告诉了我不要因为恐惧而失去战斗的力量。
我依然恐惧我的对手,所有的对手,各个方面的对手。甚至是潜在的。
因为我知道我的弱点太多太多。
但是我不再放弃战斗。
也许,我无法选择生活,但是,我可以拒绝不喜欢的生活,纵使无法拒绝,我还能抵抗。
Change Myself. Change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