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半夜颓废在电脑前,思绪一片空白发际线很高的一名非主流普通程序员。

不知为何,魔都的天气瞬间变得无比炎热,就像隔壁小哥编译 Chromium 内核时候编译机的出风口一样。炙热,烦躁。就连夜晚都变的躁动,实在是不知从何睡起。

突然,有个小人跳入了我的空白的思绪中。把原来平淡的思绪空间,弹出了一个加了 gradient(linear,left top,right top,from(#80b304),to(#58c2ff)); 的光怪陆离的渐变背景。哦,这色值,大抵是白天代码中的片段,久久不能挥去罢了。

小人似乎没有 Z 轴,"所以如果随便给他加个 transform3D 可能会出现怪怪的效果罢" ,我心里想着。小人大吼一句:“骚年,你还记得当年那个手持两把鲲斤铐,嘴里吼着烫烫烫的少年么?”

心中乎的一跳。我似乎有所想到一些事情。那时候我还在读大学。不知为什么,国内大学都是喜欢用 VC6 来作为教学版本的。那时候 4GB 的 U盘了不得了。许多人都随身带着一个 VC 绿色版,简直炸裂。可是 C 语言岂是那么容易驾驭的东西,渐渐的,许多人都拿了无数把锟斤铐,都在上课的时候吼着烫烫烫烫烫。

我笑了笑,对小人说:“我当时又不用 VC , 我哪来的锟斤铐。”

小人哈哈大笑,拂袖离去,没有 Z 轴的他显得有些单薄,行走的时候时不时的出现绘图错误的多边形。我不知为何的突然想了下 delete 小人,于是小人就被删除掉了。

嗯,我想我有点迷糊了。似乎发际线又往后退了一些,还是默默的睡去吧。或许明天发际线又会回来一点。

对了,Vim 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