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雨滴能够冲走我的思念,请让云朵带给你。——题记

晚上一个人坐在床上,本来不想写什么的,突然内心有点万籁俱寂,一些琐碎的事情就冒上来了。

我不知道如何去描述我的情感,只是突然有点意识到要变成异地了。虽然对于异地一直都不担心什么,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从很久以前就觉得自己还是顺着生活的变化来度过比较恰当。但是想到,突然边上就少了一个和我聊天,和我玩乐,和我拌嘴的人了,觉得似乎空荡荡了许多。距离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美丽,还有的是强化了的空间感,最近的我走到哪里都觉得空间大了许多,似乎是我一人已然无法填满任何区域了。

我不知道地平线的另一头的你现在在干什么。这怕是最无奈的味道,电话?网络?抑或更高级的方式?这些聊以自慰的存在很多时候只能徒增对科技无力感的嘲笑罢了,是呐,我似乎触碰不到一些了。

一直以来我都说要做个洒脱的人,不要试图牢牢的去抓住一个人。我不希望我的执着成为捏碎情感的最大力量,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太过于可悲。不过,说洒脱那是自我调侃罢了,说不去牢牢抓住那更多的只是不敢罢了。越美丽的东西越脆弱,有时候我应该值得庆幸,脆弱的羁绊大抵正是美丽的表现罢。

所以,我想念着,一直想念着,却无心刻意去做点什么。

当然,在许多情感至上的人看来,我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理想,抑或利益选择了这条道路罢了。无力辩驳,事实如此。对我来说,没有理想,无法实现理想,根本无力支持爱情。

那么,这种空洞的无法触碰的感觉,大抵就是我的惩罚罢,毕竟世界是合理的存在着的,需要获得就要有一定的付出,大抵我需要付出的就是愁绪罢。

我站在窗前,看着门外淅沥的大雨
夜雨磅礴,点碎了渴睡人的梦。

这大抵就是我这个渴睡人的写照,家乡已然不见天日数日了,这一次的不见天日居然未能引起我的困扰,只是觉得今后大抵也很难有在家乡听那么久的雨声罢。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是我多么渴望的境界。不过现在或许也希望倚楼风雨之中能够多一双眼睛,或许可以一同笑谈风雨中,何不快哉。

终究我还是要去面对生活的,再多的忧愁也只能化作这些个无力的白纸黑字留作我存在过的痕迹。如果你明白,请一笑了之;如果你不明白,请一笑置之。

记于大雨中的会稽山阴
2012年元月15日凌晨

to my 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