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是一个奇特的人。
他,似乎一直都和四周格格不入。正如有些人长的帅不管怎么打扮都帅,而墨则是不管怎么打扮都怪异。如果说偶尔有那么一瞬间帅,那也会如同大学生聚餐时候的肉一样,瞬间荡然无存。
怪异,算是他的气质吧。
学写程序的时候,老师说,你们初学者,应该先在纸上写写,然后再去电脑上跑。墨没有按照这个方法做,直接上机器开始噼里啪啦的敲打。当然,如果他是天才,当然没有问题,可惜他不是,恩,他敲打了一个上午的键盘,成功的让电脑──死机了。终于,大家都开始上机了,墨开始拿出纸,在上面涂涂画画,似乎写着些什么,电脑还在重新启动。墨很不能理解,这个电脑便宜的还比不过某些大酒店的一桌子菜的时代,为什么机房的电脑却重启都需要5泡尿的时间还不够,阿,原来墨的奇怪的计时方式。
老师看到了一切,同学也看到了,好事者问之。墨不解释,只是回答,我们是不同档次的。境界不同。好事者嗤之以鼻,无趣的离开。
墨很另类,在人家按键盘的时候写字,在人家写字的时候按键盘。
墨说,他羡慕飞鸟,但是却不希望成为飞鸟。他说,希望成为飞鸟的那都是年轻到优质的人的想法,而墨希望找到一片自己的土地,扎根而生。胸无大志,这是他对自己的最高评价。放浪形骸,这是他对自己的最高要求。
墨很无聊,因为他永远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墨的理想很无趣,就是有个平平淡淡的生活,然后有个足以满足他偶尔小小折腾一下的收入。之后就是希望有大片大片的时间给他发呆,发呆,还是发呆。
墨喜欢沉浸在思考中,没有主题,没有方向的思考。墨说,思维有思维的想法,思维会带领我们前进。你不要试图去控制,试着去理解,试着去跟随。
墨的偶像是堂吉诃德,他说那是个浪漫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看到了另一面世界。墨说,这个世界其实不应该这样的,不应该这样的,应该更加有趣,有趣的和气球一样。当然,谁也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墨喜欢站在窗口,看着地平线切割完落日,然后天空变成浓黑色。之后,默默离开。
墨总是喜欢说,自己是融于黑夜的,所以叫做墨,而不是白天阿,蛋糕阿,奶油阿,太阳阿什么的,墨,黑色的液体,似乎能够包容一切。
可是呢,就算墨看到了世界的样子,世界却看不到墨。
最后的最后,墨还是默默的消失了,墨变成了默。
大家也渐渐忘记,留下的只有地平线每天不知疲倦的切割着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