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人

Post by zerob13

很久很久以前的S村,有个很荒诞的人,叫做B,那个地区的人们都没有姓,一般就把村庄的名字当作姓,所以这个人被人称为SB。这是故事的开端。

B这个人很特别,因为从小到大他都不曾过过一秒钟的正常生活,或者说这个人从来就没能看到,感受到正常的世界。B看到的颜色都是反向的,黑变成白,红变成蓝,如同胶片一样;B听到的声音都是低八度的,小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和男人的一样;B闻到的气味都是混乱的,香臭不分;B触摸只有一种感觉,摸什么都如同摸石头一样,光滑坚硬。

B很苦恼,因为B不正常,B的生活充满了荒诞,在这个丝毫不荒诞的世界里,B是一个荒诞的人。

B活着,苦恼着,无奈着,直到有一天,B决定去寻找传说中的大智者,因为大智者是万能的,什么都可以解决。当然很多人都认为大智者不过是个传说,只是让人自我安慰的偶像罢了。不过B觉得,反正自己也这样了,不如试试,也许有一丝转机,所以B上路了,村里人都说:“哎,SB上路去找智者了。”

B走过森林,穿过沙漠,终于来到传说中的智者的城堡。B向门卫通报了来意,等候着回复。没多久门卫回复告诉B必须回答三个问题才能见到大智者,B很无奈的接受了这个条件。于是门卫带B去了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房间的一切都是水晶制成的,透明而美丽,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刺眼,B晕眩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然后门卫递给B一张纸上面写的是第一个问题:

几乎没有人能够见到大智者,不管大智者存在与否太阳依然升起,生活依然继续,生老病死不过是个规律,那么大智者为什么要存在。

B不明白上面说的是什么意思,唯一看懂的就是似乎问他大智者为什么要存在,于是B很老实的回答,:“我是SB,我只是一个弱小的人,我只想要大智者恢复我的感官,让我过上正常的生活,现在的生活太荒诞我快受不了了。”

门卫没有回答B什么,只是默默记录好了第一个问题的回答,然后又带B去了第二个房间,第二个房间全部是汉白玉做成的,洁白而圣洁,又让B愣了好久才适应,照样B拿到了一张问题纸,上面写:

为什么寻找?为什么哀伤?为什么执着?为什么苦恼?

B依然无法看懂大智者的深意何在,只是老老实实的回答着:“我寻找是为了治好自己的毛病,我哀伤是因为我看不到听不到摸不到闻不到正常的世界,我执着是因为我太渴望过上正常的生活,我苦恼是因为到现在似乎我的病丝毫没有希望解决而大智者还是没有见到。”

门卫一如既往的记录着,然后带领B去了最后一个房间,最后一个房间朴实无华,是一个小木屋。一切都是木头做成,简陋却透着温馨,B很舒服的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看最后一个问题:

你真的想解决这个问题么?

B恼怒的吼道:“那是当然,否则我到现在为止在干什么!”

门卫没有表情的记录了这句话,然后打开了最后的门,大智者从里面走了出来,如同传说中一样,大智者一身仙人的气质,好一付仙风道骨的样子。大智者微笑着看着B说:“SB啊,你想知道你为什么过的那么荒诞么?”

B见到了大智者,似乎愤怒平静了下来,然后唯唯诺诺的说着:“我,我是有病,我的感官都是错误的,所以有病。”

大智者又问:“你看到第一个房子的时候你看花眼了么?”

“花了”B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么第二个房间你愣住了么?”

“愣住了”,B不敢提问只是老实的回答着。

“那么小木屋你习惯么?”

“习惯,可是这个和我的病有什么关系呢?”B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心的提问着。

大智者微笑的摇摇头,然后捋了捋胡子说:“SB啊,我想别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有和你一样的表现的吧,既然如此你又何病之有?”

B一时被震惊了,然后仔细想想觉得似乎大智者没说错,但是又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就是想不出回答的话来,只好尴尬的站着等着大智者说点别的。

大智者笑了笑,又说道:“其实荒诞也好,不荒诞也好,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罢了,感官是错误的没关系,只要那个世界还是你觉得正确的世界那就不是荒诞,为什么你会觉得荒诞呢?因为你否认了自己的感官,所以你的一切都荒诞了,每个人的世界都不一样,何必要与人相同呢?SB,你说是么?”

B唯唯诺诺的应着,然后离开了大智者的城堡,但是B一直还是不明白大智者的话,只是觉得大智者似乎让他的生活充满了希望,正如给了B第二次生命一样。于是B从此不再叫自己SB,而叫做2B,意为拥有了第二次生命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