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乱世,本来就是一场修行,修身,修心——题记

昨晚上朋友C和我聊了一些关于他情感的事情,细节就不说了,只是有一句话让我感觉到了莫大的感触,C说了很多事情,最后的最后,说了句:“我这辈子的感情生活可能就这样了·”

突然觉得好无力的感觉,因为从失恋到现在我似乎一直都没有出现很大的情绪崩溃的感觉,我以为我足够强大的可以去忽略掉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感悟。我以为我已经长大到可以淡然的面对各种感悟,所以前两日义无返顾的回去了杭州,回去了学校,我的确没有再触景伤情,于是行走穿梭于那些个熟悉的场地。

不过该来的还是来了,母亲执意送我回上海住处,于是就没有坐火车而是一起汽车过来。一路上有些疲惫的我昏昏入睡,却不经意被GPS的提醒叫醒,看了看导航,发现一个熟悉的地名出现在地图上,我们杭州湾的边上有个小小的字样,写着——海盐。这个熟悉而陌生的词语,居然让我的眼睛有那么一些酸疼,有点东西夺眶而出,但是很快就淡定下来。我从来没去过这个地方,大抵也不会再去,我以为有些记忆尘封了就不会再现,不过生活总是会在不经意中给你一个惊喜。

我也曾以为我自己是否是后悔自己的选择,不过想想也并没有。就像曾经和C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的回答一样。喜欢,不,不。这么三个回答分别回答了三个看上去很无聊的问题——“你还喜欢她么?”,“你还想和她在一起么?”,“你后悔么?”。明白的人会明白这种自相矛盾般的无奈,不明白的人再多的解释也不过是毫无力度的回击。

当然会有人说我是懦夫,说我不够勇敢,说我不够努力等等。我都接受这样的说法,我很羡慕能够如此指责我的人,大抵都还是充满理想和正面力量的人,很多东西还没有被磨灭,这些光芒总是能把我双眼刺到,屈服于一些自己给自己束缚着的困顿大抵就是我最大的失败罢。

其实从来都没打算再提起这个事情,如果不是C昨晚的一句话,不是今天下午的莫明失控,我已然是个与之前不同的人,在一片陌生的熟悉的不知所措的繁华而又冷漠的土地上,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吹奏,一个人书写,一个人起起落落。我享受着工作的忙碌和充实,也感受着每晚上小憩时分的自己的小事——玩点乐器,写点文章。我甚至要来了老爸闲置的卡片相机,打算随身携带,在上班下班的路上拍点随意的小风景,我不想只做一个看风景的人,我还想做一个记录者。

行走乱世,本来就是一种修行,我刚刚度过了一场意义非凡的成长教育,然后我面对着剩下的自己,不知是好是坏,过去为失去而感伤,现在为了剩下的当下而感伤。这就是我修行到现在的心境,我想念我的朋友们,所以我回杭州的时候在下沙的两个区来回奔波,这里到那里。为了看各种朋友,各种在我过去的不同阶段为我带来许多不同收获的各种各样的人。纵使只是见一个面,碰个头,聊上几句也让我觉得不虚此行。不过一开始忘记了自己带着拍立得,所以之前好几个朋友都忘记纪录下来,我想拍下我的朋友们,然后带到我所在的地方,所谓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大抵就是此等感觉。

不过,后来还是拍下了一些,尤其是自己的室友们,四年来所有的情绪,几乎都是和我的室友们分享的。我区杭州的前一天,梦见了Shine同学,这是睡在我对面的兄弟,成熟稳重,现在的他还在为着理想做最后的冲刺,祝福他这个月的考试顺利,圆梦万岁。当然还有推哥,睡在我边上的兄弟,一个看上去和说出来完全不靠谱的靠谱青年,希望你之后无论工作还是研究僧都一切顺利。以及伟大威武的寝室长,每次的关键问题大抵都是需要他来解决的,祝你香港求学愉快。

放上照片一张照片~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最后的最后,挺遗憾的是给笑笑拍了照片却忘记带回来,只好下回回去的时候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