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很久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了。其实内心一直有种冲动要写个昏天黑地的。虽然很多时候,写的东西也没多少人看,毕竟每次我写这类回忆文章的时候总是七零八落乱七八糟的。另外一个原因,也是怕说了一些不该说的得罪了人,后来想想,做人一路走来不就是想做一个勇敢的人,还是絮絮叨叨的写一点罢。所以就把这个系列分类到“友尽系列”,估计一些朋友看了会友尽,哈哈。况且,之前毕业的时候还本来想把之前折腾来折腾去的情感生活写个长文,后来一不小心就成了已婚人士,再写这种羞涩的文章也不太妥当。只好默默的把自己写了两万字的前半部分封存起来,然后把里面的故事在这个系列中见缝插针的说道一些,也算是了了夙愿。

R先生是我初中的同学。长相不算出挑,身高也是平均水平,人很聪明,唱得一手好歌,还会弹吉他。不过并没有许多人知道他的本事,也就是和他成了要好朋友我才发现他确实有不少炫酷的能力。

当然,本文肯定不是来吹嘘他炫酷能力的。其实我在几年前他生日的时候,就给他写过一篇祝贺文,里面已经对他的各种炫酷技能表达了深深的膜拜和吹捧。不过,今天这篇文章,我还是打算说说我和R的一些故事。

R先生和我是初中同学,自然也是老乡,不过他现在已经去了美帝,而我则跑来魔都安家立业。我和R先生认识还是因为初中的时候我开了个比较过分的玩笑,把他嘲讽了,然后他怒而跑来抽我,我不敌求饶,最后不知怎么的发现大家兴趣相近就混在一块了。

R先生已经和我鲜有联系,上一次联系距今大抵也一年有余。一说是距离导致,可这又不是青春期爱情,友人之间最不怕的就是距离。我和R先生的渐行渐远,私以为还是因为大学的时候一段小插曲。

R先生当时在帝都读书,我则是贪恋家,而在离家很近的杭州上学。我的学校虽然不在我家乡,但是边上就是高速,开车回家仅仅只要50几分钟。奢侈一点,一个上午能打好几个来回了。R先生则不同,似乎从我认识他以来,他就一直希望去看更远更大的世界。

虽然,我们距离很远,但是依然是无话不说的好友。那时候正是 Gtalk/Twitter 在技术圈火起来的时候,我两主要沟通工具就是这两个,会聊技术,会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R先生是一个很有执行力的人,他当时说打算以后去美帝,能不回国就不回了,最后他真的去了美国。那时候我的想法是要去读个PHD,天朝美帝都可以,可惜最后连个考研都觉得太无趣直接跑去工作了,搬砖至今。06年的时候,似乎Gmail的内测邀请还是他给我发的(或者是我给他发的,不记得了)。本来我们的故事大抵就和无数基友一样,各自读书毕业工作成家,面对中年危机balabalabala。不过,在我大二的时候,因为我的情感生活非常纠结,万万没想到的还能飘过大半个中国影响到R先生。

那时候我痴迷于一个姑娘,人家也知道一些。不过我总是不得要领,永远都是扭扭捏捏,中途迷迷糊糊还三心两意了一把。人家姑娘大抵也是怒我不争,毫不犹豫的给我发了好几次好人卡(ToT)。我另一个哥们一直很希望撮合我和那个姑娘,所以当时一直给我制造各种机会,而我却依然畏畏缩缩毫无进展。

那时候是真苦恼。

所以常常在 Gtalk 上和 R先生瞎逼逼,吐槽的多了,不知不觉 R先生比我还了解那个姑娘。这就是悲剧的开始。

没错,剧情和你想的一样,最后 R先生和那个姑娘在一起了。对,没多久他们就又散了。

狗血的是姑娘是在我的手机上认识R先生的,人生难免有今朝。

后来,也就没有什么后来了。日子还得过,我和R先生也没撕逼,在那之后还一块儿去图书馆看书,R先生电脑的背景都是那个姑娘的照片,嗯,还是我拍的。更狗血的是,他们一直都没能见到对方,不是时间不对,就是事情不对,总之在那没多久的时间内,两人连面对面的机会都没有,就莫名散了。到是几年后,他们见了一面,我和 R先生那时候联系已然很少,到是人家姑娘和我关系反而变的不那么尴尬。毕竟这么一折腾,我和她都没啥意愿擦出点啥火花了,反倒变的坦然。姑娘和我说,R先生当时喝多了,一直在说真的很喜欢她;而她也不知该回答什么,只好一直说,我知道,我知道。

再后来,R先生继续走他计划中每一步,然后毫无悬念的去了美帝。他走之前我也跑了趟帝都,那时候我刚拿到熊厂的 offer 也是闲来无事。叫上同在帝都的师太一起敲了他一个竹杠吃了顿饭。之后也不知是时差还是那点小疙瘩渐渐的就没啥联系了。

今晚,魔都下了大雨,大抵是雨天情绪比较复杂,所以又想起了这位 R先生。然后胡言乱语的写一通,舒畅了,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