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4月29日,我已经生病在家休息了将近8天了。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喉咙痛会一路发展成咽喉炎然后高烧不退,最后还得挂了四针点滴才勉勉强强压制住了高烧。

现在我的喉咙还是像撕裂后的感觉,虽然没有之前那么痛了,但说话还是挺奢侈的一个事情。每次说话和吞咽的时候会有一些明显的异样感让你忍不住咳嗽起来。

发烧的痛苦在于你的五感都会出现混乱,听声音自带混响,看东西自带柔光,气味直接闻不出来。那几天感觉自己真的是要交待在这里了,脑子里闪烁了许多思绪,其中最高效的一段是自己和自己争论了一番,我这算不算工伤。

仔细想想,虽然和之前有一整子比较忙碌有点透支多多少少降低了抵抗力有关,但实际上最大的问题还是在有一点先兆的时候我没当回事。其实上上周中旬的时候,喉咙已经开始不舒服了,口腔溃疡也出来了。那就是免疫系统在提醒我有些东西在发生,当时要是留个心眼买点药吃吃,可能也就没这么回事了。

然后我做了啥呢,我不仅没管这个东西,上班的时候也刚好那几天一直有人来请教我一些东西,我记得周四还是周五的下午几乎整个下午都是在给别人“讲课”分享经验。最炫酷的是周末还跑出去找朋友吹水了一波,喉咙直接就gg了。

周一那天起床发现声音发不出来了,感觉大事不妙,不过当时还觉得估计就是前几天话说多了,今天休息一天就好了吧,然后周二一早去医院看了下,做了个喉镜,下午就不对了,直接高烧38.5。

之后就是反复的高烧,吃退烧药,去医院挂针,回家继续高烧,吃退烧药,去医院挂针循环了三天,医生说我这样的不能用青霉素的,这种指标比较高的感染是比较慢。中途还一度怀疑是肺炎去拍了个CT,运气不错,肺挺正常没啥问题(PS,报告上唯一有问题的是——轻度脂肪肝,笑)

反正运气还好,没有进一步恶化,实实在在的扛了三天高烧终于也就彻底退了下来,昨天去复诊医生已经说不需要挂针了,好好吃药,多休息多喝水,不要哔哔,能不说话就憋说话。

所以,现在我就成了一个哑巴,只能来博客记录一下这一段“痛不欲生”的生病经历。

不过人在生病后,一般会想很多,我其实也在这段时间思考自己之后要怎么办,做什么,怎么做。其实生病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在告诉我自己的边界在哪里。之前说要弄一些拍摄商单,证明下自己的摄影能力也是能创造出字面意义上的价值的,确实商单是接到了,但人累坏了,感觉不值得,暂时这个计划会被我取消掉。毕竟我也不需要靠这个吃饭,没必要把自己健康搭上去。

至于我的本职工作,也就是一个程序员吧,工作肯定是要好好工作的,但也得考虑自己的发展和未来。很多到我这个年纪的程序员都会面临转管理还是做技术这样的选择,其实我是很羡慕的,至少这些人有选择。对我来说基本上是没有选择的,一方面我没有那么优秀的“向上管理”能力,另一方面我的“向下管理”思路也可能和很多主流思路不同,最大的问题是,我并不愿意去折腾这些事情,每当要自己挂着笑容去面对自己并不想鸟的事情的时候,总有种吃屎的感觉。所以说,只能继续当个民工卖体力写代码呗。

不过有机会我还是希望能用技术去解决一些实实在在的问题,而不是向当下许多无趣的产品只是为了刷到流量而堆砌一些噱头罢了。

但在那之前,还是先做好手头的事情,别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