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和一堆亲朋好友聚餐,期间觥筹交错,气氛融洽。由于忙着上菜,安排座位,喝酒吃菜,许多本来打算说的话也未曾说出来。后来和大家参与了咯吱兄的游戏中去,渐渐的我也忘记了这些话。
后来,独处的时候,金阿姨哭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找不到她在我这里的定位。我原本以为是由于在饭桌上我调戏各路妹子导致阿姨吃醋不爽,谁知道竟然说是无法定位。我一愣,就一路追问下去。原来阿姨觉得她对我来说没什么特别的作用,更多的貌似就在给我添堵。然后我就突然想起来本来打算在吃饭的时候说的话,就告诉了阿姨:

其实,我们活着都是一具具空容器,缺乏情感,缺乏内容。然后许多许多的人来来去去,有的人给我们注入快乐,有的人给我们添堵,有的人只喜欢抽取快乐,有的人会给你排出负面情绪。但是,不是每个被注入快乐的人都会活的快乐,因为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会不断的抽取快乐,添堵等等。来聚餐的,还有一些没聚餐的朋友都是我这几年来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些人有的给我添堵过,有的给我注入过快乐,带来过力量,不管如何都是很重要的一个经历。大家也许未来很少能聚集,但是我这个容器里面有你们的痕迹,无法磨灭。

话就是那么一些,就像阿姨可以给我注入快乐,但是我却远远无法快乐起来,因为还是有很多不同的事物人在抽取快乐,我消耗的太多,所以让那些注入了快乐的人感觉到无力和绝望。或许这是我的悲哀,也许时间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想想有些事情真的很快,快的超过我的想象,一个个似乎感觉刚刚开始开始的事情都已然划上了句号,有些变化来的太快,我都不知道是否还需要纪念我飞快流失的青春碎片。

走过会有人记得,经历过的会在自己内心留下痕迹,品尝品尝记忆的味道,纵然只是鼻屎味,也足够终身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