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运动回来,浑身舒爽,今天夜晚魔都空气不错,最后回家的路上还小跑了一段,算是附加运动。洗完澡,坐在打开的电脑前,若有所思,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于是就开始翻看自己的 Gmail 。其实这个Gmail里面不仅仅保存了我N年的邮件还有我大学四年大部分的短信。于是我就开始跳跃着看着一年年的短信纪录,寥寥数语勾勒出我许多记忆。

最感动的一条是看到某个好友在很久前对我的评价,我们当时在讨论一些为人风格的事情,我说会不会有一天我也变成冷漠而麻木的人。那个好友告诉我:“你不会冷下去,因为你太温暖了。”这句话至今还是让我异常感动,感谢你给我的那么高的评价,也很抱歉,我没能做到一直温暖下去,虽然没有变的冷漠,但却已经常常麻木不仁的任凭曾以为最重要的一些东西丢失下去。也曾经一度怀疑自己的生活,怀疑自己的一切。

在许多时候,我很希望自己是一个性格很柔软的人,我也努力去那么做了。可惜的是,当很多次的故事让我意识到我所以为的柔软最后变成了我前进道路上最大的阻碍的时候,我怀疑过。

很久以前,我觉得,遇到问题,走过去解决,遇到大问题,跑过去解决就好了。所以我努力完善我的生活,可惜,生活很快的告诉我,生活是这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坑,你不管如何完善,你也解决不了你所有的问题。太多事情,无能为力,也无可奈何,无助的感觉让我害怕到骨髓里。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因为不听话,而被惩罚一周一次玩电脑的时间取消了一次。记得那个周末是我过的最糟糕的周末,那时候自己在搭建论坛,上周好不容易配置好了各种环境(貌似那时候CGI大热,各种牛逼,那时候Vista还没出来,最新的系统是XP我六年级的时候发布的),这周就要开始干正事了,各种设置想了整整一周打算输入进去。当时真有中一周的努力化为泡沫的绝望感,然后一声不响的在自己房间里面干巴巴的醒了一晚上。

那是我第一次平常所谓的无能为力的绝望。之后无数次类似的感觉,都会让我有那晚上的错觉。嘴巴变的很干,精神变的低落却又毫无倦意,胃因为饥饿而空空的搅动着。我的绝望,大抵都是那么具象的东西,疼痛却毫无感受。

这样的生活过了很久,我估计是很明显的鸵鸟性格的人,每当如此的时候都会找个无人的地方,安静等自己的情绪过去,然后继续一脸傻笑的出现在世界上。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想过去改变,也没有想过去反抗什么,或许是那时一直觉得自己是一特失败的人所以才会那么毫无斗志罢。

之后的生活,一路溃败,考试考不好,交友不慎等各种狗血的故事接二连三的来,突然想想那时候的自己还是挺勇敢的,多少那时候没觉得自己有多惨,就算被人戳着脊梁骨的鄙视也只是觉得理所应当是应该去承受的结果罢了。如果当时再过几年的我,大抵会抄起一把椅子一巴掌拍过去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发现其实自己是可以去改变一些事情的。膨胀过,似乎没什么可以解决不了,也被很惨淡的戳破过理想,追随许久的梦想最后都化作了大学时候和好友喝下的酒。那时候不知道谁和我说了一句话,其实你觉得你活的不开心,那只是你还太弱小罢了。至今觉得深以为然。自怨自艾的结局就是成为一个胡茬乱哄哄,头发乱糟糟,生活混乱乱的撸sir罢了。

我想,我大概完全想不到,我之前活的最积极的一段岁月居然是我空空如也放弃一切已有的基础的时候。那时候简单,所以显的强大。那时候阳光,所以看上去美丽。不过生活不是电视剧,就算我改变了生活态度,生活也未必需要像励志故事一样什么都给你变的一帆风顺,浪奔浪来。基本上我活的很积极和活的很消极的岁月里,我进步的速度,我获得的东西都没太大的差别,倒是很多时候活的积极的岁月里面,我一脸傻笑的迎接美好一天,然后沐浴在这种美好中的人儿给我迎头痛击,打的好一个振聋发聩,打的好一个头晕目眩。

但是呢,那又如何呢。还不是成为了历史罢了么,多大的苦难,最后都只是结晶成化石留在脑海。写到这里的时候,iTunes很巧合的随机到了 恩,这也算是那时代常常反复听的曲子。切换过去点了个单曲循环继续回来写博客。

我大抵也是一个容易让自己和别人失望的人。许多给我很高评价的人,真心对不起你们,很多本来拥有的美好的东西,都在我自以为是的追逐中磨灭丢失了。我不再是那个有棱有角,有思想的人;我变的麻木,变的难以感觉到生活的气息,变的被打磨的模糊的存在。记得几年前,我还可以高吼一句,谁还愿意和我同去书写传说。而现在,那些个人儿还在何方呢?不过还是感谢你们,你们教会了我很重要的一点,许多事情,都是需要自己去走完的,因为你们也有不得不自己去走完的道路。

记得前几个月,一个朋友来沪处理一些事情,顺便一块碰了个头,站在外滩,朋友对我说:“其实,生活的形态,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你的生活那么狗血,只是因为你选择了狗血的活着。”

那时候的我不置可否,但是回去吼细细梳理,我发现的确如此,很多事情都是一开始自己的选择,我总是装作无意识的去推动一下我自己生活,然后制造一些我自以为是的偶然,我自以为是的命运。因为那样当我苦逼的时候,我可以吼吼苍天为何如此操纵我,可我内心都知道,操纵我人生的提线人,一直是自己。我也不过是一个自负的自我提着线儿摆弄着的木偶罢了。

再回到开头说道的翻看短信备份的事儿吧。其实备份短信是一个很不错的习惯,有些朋友的短信的确可以在多年以后翻看依然可以温暖到自己。就算那个朋友已然不在你的身边,就算那个朋友已然不是你的朋友了。但那时的你,会懂得那时的感动,温度不会变。我翻看了我最阳光的时代的短信纪录,我很喜欢那时候的自己,也很喜欢那时候的我写的文字,就算短信中都存在着一种舒服的味道。

看了许多后,我想我还是幸运的,至少无论何时我都知道自己的弱点和自己的缺陷在哪儿,如果有机会依然会去修复,依然可以去改变。不过唯一不幸的是,生活还会给一个有缺陷的我一个修复的机会么?

不过,不论如何,至少,我不再消极,也不再打了鸡血一般的积极向上,就像那时候的motto一样,冷冷的看热闹,或许就能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到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折罢。晚安,理想;早安,生活。

写于2012年7月9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