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学校了,占好了考研的座位,基本整理好了自己的桌子等等的工作环境,这么看来,似乎是我已经准备好新的一个学期的生活了啊。

就像我现在左手拿着个苹果在啃右手还在淡定地打着这篇文章,开学第一天,木有课,先是补觉了一下,充沛的体力是一切的保证么。然后下午么打算去自习教师自习去喵~

好吧,各种事情要忙碌,之后还要买课本什么的,等上课了再说吧,反正shine同学会搞定这个的,我就跟随他就好,

记得小时候送到幼儿园去的时候,第一天总会哭的一塌糊涂啊,话说我果然是一个享乐主义者,貌似小时候不喜欢去幼儿园的原因就是木有电视看,玩具不好玩,中饭太难吃之流的。总之,最后,去幼儿园的时间是一年比一年少,渐渐上小学,中学,高中,不得不自己去面对各种问题,不得不一次次感受自己的弱小。

呵,这算不算成长的烦恼呢?多么怀念小时候在家里几个兄弟一起看各种电视,各种动画片什么的。就算是放了无数次数的《西游记》,还是特效就是直接画上去一般的《白蛇传》,似乎带来的欢乐远比现在这样听着老鹰乐队的加州招待所打着博客来的多的多。不过还算幸运的是,高中之后,找到了一个新的乐趣,就是看书,各种书,到不是我求知欲旺盛,只是我喜欢看书时候的代入感。纵使是一本完全讲述科学技术什么的书,抑或是《男人装》之流的杂志,都能给我很强烈的代入感。一瞬间,世界与我无关,我平行在另一个空间。

好吧,昨天睡觉其实各种不舒服,寝室的床真特么的小,真特么的矮。各种不爽,好怀念家里的大床啊~可以各种滚,各种怪异的姿势都好。关键是有种很特别的暖,虽然寝室也不冷,但是总是少了一种暖。用我的感性认识来表达就是,寝室的床,是从冷跳变到热,然后起床的时候就会各种口干舌燥;而家里的床则是从冷缓缓变成一种很适宜的暖,醒来后就会感觉到精神百倍。好吧,我承认我是个恋家的人,虽然家只距离这里 90km 左右,不过总是感觉各种遥远。

生命是从一种生活迁徙到另一种生活。脑子里突然冒出那么一句话,有些鸟儿季节性的迁徙,有些虫儿季节性的休眠。我呢,季节性的从一种模式转化成另一种模式,每次转化,都如破茧一般麻烦。

昨天重新看了《3 idiots》,有些时候,心理暗示不会让事情变好,但是可以让你更加具有面对的勇气,对不对?似乎我这个人总是喜欢把问题放大,这个带来两个方面的结果,一是在敌人还未到达之前已经把自己吓的不行,然后悲剧;二是有了充分的准备在问题达到的时候轻松秒杀之流的。以往的经历告诉我,我基本上是前者的经过和后者的结果,于是,偶尔的偶尔,我就会陷入一种不安的不稳定状态。啊,扯远了,老鹰的曲子完了,切了一首Simple Plan 的《Welcome To My Life》,恩还都是我喜欢的曲子么,今天的随机不错。

前几天在《The Economist》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是人在有变化的环境下比较容易提高效率,好吧~生活需要加点料,有没有?

ok,吃饭去了,就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