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Post by zerob13

早上昏昏沉沉的醒来,脑子里盘算着最近的各种事情,习惯性的在每天早上给自己做一个大致的计划,然后尽力去完成,如果没能完成直接忽略等待下一天。

打开Kindle开始翻阅昨天推送来的Google Reader的订阅,突然翻到了笑笑的文章《安静》顿时清醒了许多,认认真真的看完了文章,然后就上来写这篇东西了。

笑笑说自己不是一个安静的人,也不是感性的人,其实在我的视野里看来笑笑的安静还是很特别的,基本上笑笑不曾抱怨过什么,所有的不快似乎都安静的被收藏起来,所以安静不等于不出声,选择性的收藏也是一种安静不是么。至于感性,其实笑笑还是很感性的,很多东西都察觉的比一般人快的多,所以算是个隐性感性人。突然想起前不久Vivian说我身上有她熟悉的味道,说我是一个看上去欢快的不行但实际上却时常陷入悲情的情绪里的人 。我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谁不都是这样呢,悲伤总是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时候悄然入侵,然后使得你的快乐戛然而止。

Vivian总是对我说,be yourself and everything will be ok.我乐意去相信这么一个看似理想到掉渣的信条。我是一个寻找者,一直在寻找,希望有一天我能看到一个画面后,然后我说就是这个,那该是多大的幸福。最近一直在思考,在努力,我想我快找到我的方向了,然后就是扬帆漂泊,这该是多么大的一种快乐。

昨天看到一句话,生活就是骑自行车,只有不断前进才能保持平衡。我们活着,奔跑着,思考着,欢笑着,忧伤着,那大抵就是生活罢。友人问我,你快乐么?我回答,我随性。又问我:人懂你么?我只能回答:我会让人懂。写东西也好,说话也好,欢腾也好,拍摄也好,无一例外的都只是为了让人理解自己,看到自己,活着不过就是白驹过隙,青春就那么点点时间,再不抓紧牛逼一把就不得不当一辈子傻逼了。

写到这里我又开始无奈的自嘲,自己的文章越来越开始歪楼跑题了,如果我还要高考那作文必须要不及格了罢。回到文章的主题来,我想说的是味道,不仅仅是Vivian说的我身上的味道,也有我闻到的四周人的味道。我一直吹嘘自己能够凭借气质认人,其实这些东西大抵也不过是一种特别的味道罢。如同父母身上的味道对我来说是安心和靠谱的安全感,而Vivian给我的味道是宁静的舒适感,摄影给我的是狂躁而冲动的一种热血的味道,而计算机却给我一种如鱼得水的归属感。好味道总是让人着迷的,不是么?就像Vivian身上的香奈儿味道一样,让我这个对香水不感冒的人闻着也挺舒服。

写到这里突然又想起欢乐的工作室的各种狂躁小朋友们了。一直以来觉得焦点对于其他社团多了一些特别的东西,这些东西说不上是优点,甚至如果其他一些团体有了这些东西的话简直就是灭顶之灾。焦点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正经的,如同荒木经惟一般,张扬个性甚至有些荒诞,但是焦点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是不严肃的,无论作品还是做事,多出来的是人性,多出来的是感性,如同荒木的作品一样,荒诞而严肃只有真正懂得去理解懂得去欣赏的人才会明白着荒诞的画面背后传达的是一个怎样的灵魂。团体是人组成的,只是不知为何越来越多的团体希望模式化机械化高效化,其实大可不必,团体如果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那是多么牛逼而欢乐的一件事情。既然是一个以艺术为主题的社团,自然不能如同什么什么会什么什么团什么什么队一样为了五斗米而折腰的不是么?焦点的好人们,你们都是牛逼的。

《多希望你在》萧敬腾的歌曲,很久以前有人推荐给我后,一直留在我的itunes里,只有在情感泛滥的岁月我才会翻阅出来听一听,想一想。当年的无知流氓青年们,我们都已经开始各奔前程,不知道着算不算青春的诀别,下一次的相会是不是会是年迈的重逢?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无论多久后,我们都还能够保留着自己身上最宝贵的味道,不管多么世俗后的我们还能有那么一丝桀骜和不羁,那么,我想我们都是幸福的。

写于某个混乱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