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已经躺在床上,关了手机打算睡下。一个念头一闪而过,脑子里突然有人说话一样的来了一句:“往往被你忽略的细节,才是改变事情的关键。”

我一瞬间就清醒了。但是却无法再次回朔出自己究竟忽略掉的是什么,只是突然明白了最近一些困扰的源头。我总是在坚定前进中越走越不坚定,渐渐迷失自己,这大抵是我最大的问题,也是如此我总是无法很好的维持一些平衡的状态。或许我真心不适合平淡的生活,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不同的战斗,每次遇到强大的对手的时候我是如此享受那种忐忑和对决时候的刺激,大抵我的生命的食粮就是不停的挑战罢。

每次我在一个低谷的时候,总是会迸发出很多想法,就是这些一闪而过,带我走过生命中的每一个低谷,似乎悲伤的人更容易感悟到生活,也许悲伤的时候触感会更加的敏锐罢。

生活是什么形状?

我努力的在摸索着,可惜生活太大,理想的双手太小,无论我怎么摸索都只能如同盲人摸象一样摸不全,摸不透。刚有人和我说,男人应该要有正面力量。过去的我似乎一直表现的如此,乐观,阳光,什么都可以一笑带过,可我还是的的确确明白我的内心是很难产生正面力量的,我甚至习惯和渴望一般的浸泡在忧愁之中,因为那样我才能看到更多,我才可以看清我自己。

哀伤大抵的确是最好的镜子罢。

我如此的想着,就像此刻的我,蜗在久违的家中,看着窗外的月色敲打着键盘。不知多少次,我把还未彻底冷却的电脑重新打开,就是为了写下那么一点点的心情,和那么一闪而过的念头。我有时候害怕自己的思维,往往是极小极小的一个一闪而过,却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思绪万千,点点星星,大抵都是我这样的渴睡人的眼。

悲观的思考,却乐观的活着。

这大抵是我最大的矛盾,对待生活的态度,肉体上一直非常积极,而精神上却异常懈怠,无论成功获取多少似乎对我都是索然无味。这样极端的内外生活,大抵是造就我现在如此纠结的性格的本源罢。

被洗牌的岁月。

小时候很喜欢看别人打牌的时候洗牌的动作。一直有很奇怪的想法,觉得如果可以把自己的生活也洗牌那该是多有趣。早上在吃晚饭,晚上在吃中饭,中午却在喝下午茶;周一发生了周五的事情,周二在休息周日的假期,错开的生活总让我感觉异常有趣。我喜欢听雨落在窗的声音,因为那一刻我和雨只是隔开了短短的一层玻璃,而外面的世界和我已然错开,全世界潮湿,与我无关。

一闪而过的还有许多,我想我大抵需要一支录音笔,录制下自己点滴的思考,只是一直对于录音笔的价格颇有微词所以也未能下手,毕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有时候走在路上实在闪过太多太多,就打开手机上的evernote,纪录一些关键词,然后回去再创作,“荒诞的故事们”就是这样一点点产生的。我想我脑子里的那些居民们大抵最近又要告诉我一些故事了罢,我等着呢。

没有星星的夜晚,我谁都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