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收到了毕业典礼的通知,看到长长的名单里面有一行表示着我算是拿到了学位,真的可以收拾收拾滚蛋了。

矫情什么的,早就矫情过了,所以也不打算再写什么矫情的文字来感慨什么,就记录一下我大学四年过来的一些特别的事情吧。无关感情,感情的事儿,还是留给另一部分的文字来记录,就写些学业,发展的东西。如果能够帮助到后来者,那也是功德一件,如果帮不到那也算是一个痴心追梦者的一点心路旅迹。

——————我的大一是这样过的————————

大一的时候,刚入学,军训。 辅导员以及各种学长学姐大肆轰炸ACM竞赛的宣传。对于这个竞赛么,不参加过的永远不会懂得这个的乐趣;当然不参加的人也永远看不到这个竞赛的弊端。当然,我一直是很反感类似奥林匹克竞赛的一系列比赛的。军训的时候,我过着自己安排的生活,白天和班级军训,晚上闲着无聊看看C语言的入门教程,比较幸运的是我看的比较杂乱(自己买了书)很快发现了看谭某人的书会越看越不懂,所以后来杂七杂八的看了一些书后再也不敢看谭某人的书。军训完毕了C的语法算是学的七七八八,写个无聊的小东西是没问题了。当然别以为这就算是学会了编程,这个水平的C语言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让我在期末考试中不复习也能考个90左右而已,对于编程差得远了。

军训完毕,回家的时候,把学校那书后面的程序题都写了一通(填空选择概念直接忽略。。。Orz 别学我,我看书习惯很差)。然后一次吃饭的时候很偶然的提到了学校很重视ACM竞赛的事情,母亲大人觉得这个事儿应该参加一下,一方面锻炼自己,一方面也可以为自己积累一些荣誉。我想了想,觉得这事儿大抵和WoW中的刷随机副本拿勇气点一样,就是为了去积累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换取更多价值,从而反复做一个做的想吐的事儿罢了。于是欣然同意,回校后看了入队需求是刷150个题目。

于是看了论坛上的刷题指南,这里告诉我们打怪前看攻略是很重要的。我很快知道了那些题目比较水,所以很快刷到了150入队了。那时候已然有个同级的大神在队里了,各种膜拜。然后,就从这里开始了竞赛生涯。我当时看着很多前辈,以为自己也会和他们一样的轨迹,不过所谓的生活就是不停和你开玩笑,所以当一年后我离开竞赛的时候,着实唏嘘了很久。

大一下的时候参加了省赛,成绩一般,拿了银牌。后来又在大一末期去参加了亚太区某邀请赛,也混了银牌。当时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还需要修炼,其实后来想想,我本就不适合这种竞赛的方式,大抵也就到此为止罢。后来就是暑假,留校训练,无意冒犯,只是我至今无法理解留校训练的意义,或许的确是我太过于浅薄和无知罢。罢了,往事再提也没多少意义。我短暂的竞赛生涯就在我无法忍受暑假毫无效率的待在学校这样的状态中结束了。大抵是我要求太多,我喜欢在轻松愉快的环境下写程序,当然比赛的状态也是不错的,只是要是一直比赛状态,那大抵会觉得乏味而枯燥,最终也就没有兴趣去比赛了罢。

对于ACM我的看法是,冷静对待,推荐两种人可以努力参加类似的竞赛,一种是特别喜欢比赛的气氛下做题的,比如参加过奥数觉得很爽的,或者OI选手,做题对其来说就是本能;另一种是特别在乎荣誉的,就像某些入学后就希望成为xxxx,或者xxx,抑或xx的同学,可以刷这个刷荣誉,ACM回报率很高,而且回报非常丰厚,绝对是你的不二选择。

——————————我的大二是这样度过的————————————————

大一暑假心力憔悴的只剩下半个月不到,和父亲跑了一趟内蒙古和山西。一路拍拍照,想想问题。理顺了不少思绪,当时觉得自己最重要的是找到想要干什么,真心要做的事情是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发现每次当我遇到一些抉择和变化的时候顺着内心想法走,往往会遇到一些挫折和悲剧,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异常灿烂的。

当时想了许久,没想出所以然来。刚刚开始着手一些Android开发,因为大二上的时候要学习Java,就顺便一起学了。这时候当时学的还不错的C语言基础就体现出来了,对于Java语法的学习,上手速度非常的快捷,我当时学习的方法就是翻译我自己的程序。把我以前写的C语言,C++程序用Java重新实现一次,一开始翻译过来的过程性很强,对象性很弱,渐渐的就好多了。等到开学的时候依然也可以不复习的混个90来分的期末考,但是对于掌握一门语言依然差十万八千里,这中间的距离需要通过不停的实战才能进步。

大二刚开始的时候是打算去开发IOS平台的东西,所以买了Mac,不过当我接触了Object-c之后,个人并不喜欢这种语言,说不上的东西。我曾是脑残果粉,但是被Object-C搞的有点恶心,于是之后就放弃了这个平台转战Android。当时的Android异常的烂,速度慢,效率低,开发界面傻逼的一塌糊涂。但是自由度极高,几乎什么都能干,这点让我非常开心,所以很快我的第一个Android程序就折腾了出来也就是当时的——CodeBrowser。

这次的过程,让我对Android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也是这样的兴趣,才能让我忍受Android 1.6~Android 2.3这些卡的一塌糊涂的系统,体验混乱的一塌糊涂的系统。但是我一直看好这个系统,高速迭代的东西肯定会有特别的亮点,幸运的是,我在4.0看到了亮点,希望Android一路走好。

大二几乎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儿,大抵说起Object-C为什么会接触最先还是由于破解闪讯,然后帮忙移植Bh大神的代码到Mac上,写个Mac的闪讯拨号器来着。当时一大堆奇怪的东西让我非常的烦躁,最后就对这个语言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当然最后的最后还是写出了Mac下面的拨号器,自己也用了很久,这是后话。

大二对我来说算是积累的一年,放弃了竞赛,让自己本来略略有点急功近利的状态进入了一种比较平淡的学习状态。那段时间学习了许多东西,比如ArchLinux是那时候接触的,比如编译Linux内核是那时候期末复习的时候玩的,还有就是比如很多VPS啊以及一些奇葩的技术都是那时候接触的,这些东西接触的时候纯粹是为了好玩。不过许多东西最后居然在学习工作中都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我对于大二的归纳是得到了这么几个事儿,一个就是要多接触各种新奇的技术,另一个就是适当的时候放弃自己不喜欢的比坚持到底要好的多。

————————大三我是这样度过的————————

大三学习的比较混乱,因为当时纠结于考研和工作。很幸运的被业界某大牛推荐到了又拍去实习,然后也就是那时候的实习让我对工作有了一些感觉。大三的时候专注摄影多了一些,喜欢拍一些自己的想法,不过也没出什么好片,但是思维上面得到了比较多的锻炼。其实对于器材的问题,也是在大三的时候想明白的。好器材可以保证你照片的素质,但是不熟悉的好器材会让你大量浪费时间在对焦,设置等等,最后磨灭掉你的灵感。所以关键的还是用自己熟悉的器材,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本来拍片不错的人,突然换了好机器反而拍片质量大降的原因罢。

又拍实习的期间,学会很多东西。团队合作,编程能力的提升都不是参加几个竞赛或者做几个毕业设计能够相提并论的。哦,说起比赛,这期间在寝室长大人的带领下拿了个挑战杯的省一等,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买了套西装穿穿。挑战杯这个东西个人觉得还是比较有意义的,一方面如果有机会学习怎么写论文,如果以后想往学术发展的可以试试;另一方面多少还是需要作出个实物去演示的,这个东西可不是上课那种大作业一样的东西就好了,往往还是需要一定的动手能力和编程水平,而且和ACM不同的是,ACM很好的锻炼人的思维和Coding能力,挑战杯的项目往往锻炼你的Project方面的能力,两者都很重要。

那时候最大的记忆是去实习很累,一个月就拿了1k,但是由于我学校比较远,每天六点多起来去赶公车,然后晚上到学校要10点半的样子,每天睡的很少,但是精神非常足,有点WoW里面开了嗜血的味道。不过这样的生活只持续了没多久,很快就因为父母要求考研复习去而停止了实习。

——————所谓的大四,就是打酱油——————

大四一开始尝试着去考研了,复习了一轮后发现着实不适合自己。虽然看的书是有效率的,最后去考试也应该可以考个比较普通的学校,不过复习的时候心里一直有个东西在呼唤我去写程序。当时很纠结,我记得也就是十一的时候下了决心放弃考研去找工作。回家和父母商量了,父母表示慎重考虑,不加干涉。所以十一假期已完结就把所有考研的书都丢了,写了简历破釜沉舟。

当时比较著名的校招也就剩下腾讯,百度。腾讯投了后就没有然后了,百度倒是服务很周到,接送我们去浙大挺宣讲,然后笔试面试等等。比较顺利,投了的第一批简历就进了百度,所以大四一下子就解放了出来。整个大四上半学期剩下的日子就不停的捣鼓VPS,配置这个配置那个。中间也有个小插曲,大三的时候好奇给豆瓣发了简历,居然大四的时候来面试我,在线面了两轮,都还不错,和面试官聊的灰常开心。这里赞一下豆瓣的面试官们,很风趣幽默,不错的公司。最后在我把三方给百度的时候豆瓣的offer下来了,我只好很无奈的告诉对方已然签约,对方也很理解的说,有机会再合作云云的,然后留了个号码也就不了了之了。

大四下半学年就淡定的实习去了,实习的第一天的感觉就像是回到高三一样。当然其实那天非常疲惫,前一天晚上刚好失恋了,一晚上没怎么睡好,不过看到任务下来的时候瞬间和打了鸡血一样认真阅读代码,认真修改bug等等。实习的生活过的很有规律,比在又拍的时候轻松许多,毕竟住的不远,而且魔都的地铁还是比较方便的(虽然常常很挤)。稳定的生活状态给我带来了很高的效率,那段时间学的东西也非常多,学习曲线非常陡峭。

之后做了毕业设计,8k行代码左右的一个小程序,写论文改了七稿,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运气不错,指导老师很认真的帮我修改各种文档,最后打印了一次通过也算是不错的结局。

————————突然觉得还是写点其他的罢————————————

本来说不打算在这篇里面写一些情感方面的东西的,不过当时开始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没能写完(那天写到4点多。。。太困了)所以今天重新挖出来的时候就打算写一些大学四年情感上的东西。不打算写爱情的,因为就那么点事儿写了也没多少意思。而且许多相关人士也都有了很好的自己的生活,旧事重提徒增无趣罢了。这里主要是想写些友情的事情。

从小到大我就是信奉韦小宝的那句“好兄弟讲义气”的江湖吊儿郎当的义气的。Carl车总是高中的时候认识的,不过感情变的最好的还是大学期间。他在温哥华,我在杭城,军训的时候时不时来个越洋电话,有时候上WoW也打打副本。后来换了Mac之后没法很方便打WoW就成了偶尔QQ Skype之类的联系下。每年回来都有好会面一下什么的。这种朋友大抵是一辈子就只能遇到很少很少的,在我最失败最低落的时候,远方会有他的激励和安慰过来,无论面对多么大的无奈,Carl总能在关键的时候拉我一把给我一点正面力量,这就是义气罢。

另一个就是很奇妙的认识的王老板,因为一个妹子搞坏他相机陪他去修理而认识,因为另一个妹子以及通宵帮他写论文而熟悉,因为他奇葩的六任不同星座的GF而混熟。一般大学的时候遇到一个真心实意的好朋友非常难,一般都是各取所需的利益关系。一个实实在在对你的朋友,可遇而不可求,比较那么久过来,背后戳你两刀的人多得是,许多人没有坑你其实已然可以开心的烧高香了。

当然还有一些很赞的朋友,因为写出来这篇博客就不用结束了,比如陈主席,歌之,笑笑,万能翔,Hoji等等。也有一些虽然没有什么太多私交但是一看就是人品过硬值得认识的好同志的,例如阿帆,斌总等等等等。以及一些在我大学四年充当了很重要的引导者的人物,比如文老板,比如王听,他们的故事涉及太多我的隐私就不一一书写了,也在这里感谢一下。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去抱怨一个事物时,其实是我们完全不懂,就像我们抱怨这操蛋的生活,其实只是我们完全不懂生活。觉得过的不开心的时候,低头看看,在你的下面,迎着你的屁股的,是一群渴望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