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生活都会有一些需要逃避的部分,有的人是工作,有的人是情感。在一些人看来,这种逃避可以说是情绪宣泄的出口,就像鸡汤里面的男主在家里车库停好车后,不急着上楼休息片刻听一曲歌抽一支烟。

鸡汤里说,这一至烟的时间才是完全属于你的时间,但鸡汤没说的是,你要这时间不光要求你有烟抽还得有房有车,还是要带车库再不济也得要个车位。更没说的是,你开车回家,至少还得有个工作。

说起工作,上班如上坟是真的栩栩如生的描述。但上坟至少怀着的是缅怀情绪,这种感伤感和上班的那种压抑绝望感是截然不同的。上班的感觉,大部分的时候都如同自己扇着自己耳光喂自己吃屎一样。不管你在干的是自己热爱的还是仅为了糊口,区别就是有的吃的是稀屎,有的是稠屎罢了。

我很想逃避工作这一部分,但细想了之后也不是单纯想当个肥宅废在家里。我只是希望工作和糊口分开,我还是很喜欢 Coding ,但我不喜欢 Coding 工作。区别就是,后者我得考虑职业发展,需要考虑项目前景,需要考虑开发成本等等,有时候还要考虑人际关系(WTF)。

如果可以把养活自己的收入和 Coding 分开可能会开心一些吧。尤其在这个35岁以后程序员就会普遍认为工作不好找的环境中(毫无理由的逻辑)。什么时候活着可以变成生活了,可能需要逃避的事情就又会不太一样了。

普遍环境里面,人这个概念是有一定的定义的。比如说看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应该悲伤,看到另一些的时候应该喜悦,什么时候要开心,什么时候要自豪。但对于我来说,情绪也是很想逃避掉的一种东西,倒不是所有的情绪,有一部分的情绪就不太能够感受到,但为了融入社会时不时的还是要表现出感同身受的样子。

逃避的理由总是很多的,但是更多的时候理由也只是一个理由罢了。大部分情况下,就是应激反应,不希望面对的时候就逃避一波,逃避一阵子时间拖过去了也就过去了,逃不过去了不得不面对了也就得面对。人生有的时候就真的是想皮球一样,随波逐流的被踢来踢去,可是踢球的人到底是谁呢,我能不能逃避踢球的人?

当然了,最近想写点东西了,大多都是一些无病呻吟的小故事,这算是我逃避现实的一种办法,毕竟大部分的情形,现实中能做的事情太少了,不如写点文章在脑海中活一阵子另外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