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Post by zerob13

其实,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写这么一篇文章,但是今天的一些事情总是让我觉得,是该把自己的内心的想法写一些下来了。

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中国母亲,一米五十多的个子从来不曾像一些正面文学中那样高大闪耀著光辉的伟大的社会主义母亲过。但是那是我的母亲,一个为我付出颇多却不曾得到命运公平对待的人。

今天回沪的火车,是我母亲送我到火车站台的,因为除了我背着的包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放着一些生活用品和特产的包包,母亲担心包太重拎着太累就和我一人拎着一头直到检票口。我匆匆的打发她回去,看着她的背影,真的是很渺小的一个人。像企鹅一样一摇一摆的走回去,我的母亲视力不好,看东西看得都不大清楚,所以当时我心中颇不是滋味,又对她喊道,路上小心点。

上了火车之后,突然泪流满面,止不住的流。我不曾因为思乡或因为在外飘泊辛苦委屈而流过一滴眼泪,甚至连眼睛红一下的感觉都不曾有过,至多就是装逼的时候写上一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罢了。大抵别的乘客是认为我是离家而伤感罢,其实我只是想到我的母亲付出了那么多,却得到那么少,命运从来都没有公平过,如此小小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多东西,为什么命运要一次次去伤害她,这让我不能明白。

我的母亲的眼睛是在我升初中之后出问题的,视力下降的厉害。检查出来是个极其扯淡的黄斑变性,号称世界疑难杂症之一,实属无奈。自那以后,我的母亲视力日益下降,现在已经只能勉勉强强的看看东西,据她说基本都是模糊的。这次回家其实有个重要的原因是之前的一周身体一直不适,我的左眼的视力也突然下降,看东西变得有些模糊。所以回家去歇息一下,我的母亲担心我的眼睛像她,所以要我顺便回家检查下眼睛。虽然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这多半是用眼过度导致的假性近视罢了,不过我还是被押著去了医院让医生用各种灯泡照了一翻眼睛。当医生对我妈说,别担心,他的眼睛不像你的,没啥是就是干燥罢了。我母亲一下子人放松了下来,表示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家长希望自己的小孩和她自己不像的时候,心中百味陈杂,马上转移话题扯些个有的没得段子。

因为眼疾的原因,母亲一直不能方便的自己出门,一般都需要人陪同,所以如果我在家一同出门,多会搀扶着她,于是有一些好事者便会在那边大夸我是孝顺的小孩云云,其实他们知道个屌,我根本不想做什么鸡巴孝子,我宁可我妈眼清目明看啥啥清楚根本不需要我搀大步流星的逛街吐槽我什么的。所以我也不相信什么努力能够改变生活,你再努力只是发现你更加无能罢了,那些个臭不要脸的人生导师也不过是运气好踩了狗屎成功了就胡说一气一脸正能量的样子罢了。命运就是不公平的,无论我们做的多好。

我有一个胡吃海喝的胃,那也是拜我母亲所赐,我从小到高中毕业,只要在家每天起来都会有与昨天不同的早餐吃,一周鲜有重复,所以有了一个好肠胃。但现在我母亲的肠胃却很不好,上一回检查说是胃炎,至今尚未有很好的康复,后天可能还要跑去寻医问药。我真的根本不相信所谓的公平什么的,为什么付出的多的人伤害却多呢?为什么努力的人往往一无所获呢?我不介意在不公平的时间中斩出一条血路,却也无法改变任何命运的安排。

晚上地铁上,和妹子说这些的时候,眼睛红了又红,主要还是碍着一个一米八的粗壮大汉在地铁上泣不成声大抵也略显丢脸,而且还是2号线指不定第二天就上什么happy张江的微薄什么的了。所以强大的臭美心态还是让我克制住了情绪,一直到住处才情绪崩溃的上了敲了这文字。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母亲送我到车站的样子历历在目,橘色的拎包,两条带子,我一条,她一条,一起拎过去,其实包并不重,里面不过是一些豆腐乳什么的罢了,但在她转身回去的时候,那么渺小的身影真的背负了太多,有的时候我也在想,无论我走多远,变得多成功,也没法回报什么东西,能做的太少,能改变的太少,我只有尽力去保护现在的一切,如果有人要伤害她,我便跳起来和他决斗;如果有人要诋毁她,我便站出来骂他个狗血淋头;我没有三春晖可报效,只好徒留一颗赤子心。希望母亲在家一切都好,希望一切都好。我这个为了所谓的理想还漂泊在外的不肖子,在此也只能默默的请求个原谅,生活不易。

挥泪书于上海2013年3月3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