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又是一年的生日时候了。习惯性的翻看了去年生日写的博客——《关于21岁的生日的一点》 这篇是写在去年5月6日凌晨还差几分钟就开始过生日的时候的。转眼又一年,有人来了又去,有人去了不再来,有的事成为了成就另一些事情的基础,有的事情突如其来,有转变,有惊喜,有进步,有失落。

昨儿有个大姑娘和我说,二十二是个重要的生日呢。说起来按照老的婚姻法貌似是男士可以领结婚证的年龄罢。所以,这篇文字我难得的加上了陶喆的《二十二》作为音乐,算是纪念一下这个生日罢。

昨儿晚上,和一帮子人坐在升旗广场下面,买了两箱啤酒,坚果若干一顿胡B喝。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该唱的不该唱的也都唱了。我的生活有个特别有趣的地方,就是总会在一些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豁然贯通的知道许多本来一直迷糊的答案。感谢那些答案,让我变的更好。

晚上喝酒归去后,人人上开始有各种亲朋好友发状态送来祝福,各种感动啊,不过么,那时候我正好在wow里面刷地下城,所以回复慢了你们懂的。

今儿的生日么,主要内容还是毕业论文什么的,去了导师那里,得到一些修改意见然后继续改呗。所以很平淡的一天到了最后的阶段了,中午的时候蹭了王老板一顿饭,各种基情四射啊~然后晚上听到了工作室的朋友们唱的生日歌,很开心的说,挺好的。

人么,总会不自觉的成为自己眼中的别人。去年的时候我说我想一株植物一样蛰伏在一片土地上,大抵那时候我也还认为我会留在杭州;今年的此刻我却依然觉得这片土地的陌生,我又一次要被连根拔起从一片土地来到另一片。不过我大抵也算是勉为其难喜欢这样的感觉的,至少我可以看到不同的世界,或许人与人交流的乐趣就在看到对方不同的世界里面的绚烂。

ps 最近在做一个小项目,把一些大学遇到的人用拍立得记录下来,然后放到我的相册里。被拍的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也不是说没被拍的就不重要被拍的就重要,纯粹就是随性的拍,记录我非常平常的一些日子罢了,只是这些日子的意义大抵就是遇到这些人。不过我也知道,有那么一些人就算我多么想拍一张留下大抵也没有机会了罢。

pps:很久没在ps后面还写文字了,上一次貌似是发某邮件里面写的,真怀念那时候的自己,那时候总能看到不一样的色彩,比起现在的我不知道强多少倍。好吧好吧,就让我继续做这个乡野老匹夫好了~就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