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到家洗洗弄弄瞎折腾下就这个点了。然后非常不好的一点是每次这种时候基本就开始失眠,各种进入睡不着的状态。

所以么,就上来写写博客,这也算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了。就像在大学的时候,每当低迷,无力,不知所措的时候,我总是会做两个事情,要么去看《让青春继续》要么去看《社交网络》。

然而,除了这些,很难再有什么能够给我一些正面的力量。我喜欢听一些没什么人听的曲子,我喜欢去做一些无聊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往往那样的时刻,我却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生活,我自己的生命的意义。

有朋友觉得奇怪,何以我要活的如此悲伤。其实你错了,我并不悲伤,我只是喜欢让我的生活展现她本来的面目罢了。我也无需要为赋新词强说愁,因为我写文完全不在意读者的看法。我也渴望当一个作家,当然不会如同某些不知为何自我感觉特别优越的人一样,觉得非得在普罗旺斯夕阳下才能书写出好东西,对我来说,书房是好的,茅房固然也不错。哦,我似乎又嘴贱的吐槽了一个很久远的故事,真小家子气。

我活的很好,生活稳定,工作顺利,情绪也到了史无前例的淡定。业余时间打打WoW,找朋友聊聊天。有可以抵达的追求,有稳定坚定的方向,有异想天开的梦想。所以,我可以悠然的任凭内心展开,平铺成原本的形状,然后在上面寻找生活的折痕。

在我的世界里,内心都是一片片的,每一片写了不一样的故事。我们会把这些个纸片散落在岁月中,然后无处寻找过。的确,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还没有抚今忆昔的资格,不过,大抵我是那种奇葩的物种,就让我继续延生我的视线,从这头到那头。

感谢淡淡的光明洒落在我的身上,哦,那是我的台灯,小巧却可靠,一直伴随着渴睡却无眠的我。

20120年7月17日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