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说

他是一只叙事诗人。

现代的

不是后现代的

老张则有着温柔的声音

诵读老王的诗

我们曾经带着翅膀出生

最后终结在新奥尔良烤鸡翅

这不是命运

只是为了一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Sisyphus 的余晖

余晖

照耀着一张张隔壁的脸

老王问:

喜欢?

老张说:

爱过


老六子退休三年了

心中寂寞

遇到叙事诗人老王

听说老王和老张在一起了

老六子摇头道:

“格哪能办呢!老头子和老头子,哪能办!哪能办?”

老王笑笑,向老张微微晗首

却看那只老张了然

唱起来

“隔江犹唱后庭花“

老六子有点困惑

迷惑

突然顿悟

的一声,昏古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