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六子醒过来

已经是两个日头以后了

老六子其实也曾是文化人

那年老六子还是一个流浪歌手

每天不是思考

我该如何存在

就是在嘶吼

你是唯一的神话

老六子喜欢春子很多年

年轻时常去春子家楼下

歌唱

后来和春子

结了婚

老六子卖力唱歌

赚到的钱给春子买了一柜子的花裙子

春子很开心

然后春子带着一柜子裙子

和隔壁村

开宝马的老马困觉了

老六子离了婚

便再也没再唱歌过

只留下一把破吉他

和老张老王两个老友

所以

老六子

才会昏古气

诶,这日子


忘说了
老六子姓虚
这个姓不多见
加上他辈分排第六
所以大家还是习惯叫他六子
六子老了就是老六子
老六子没有子嗣
倒是有个小侄子

叫荆棘

本来这小子的爸妈
也是两文艺青年
本想让他像
_荆棘鸟_一样无所畏惧
谁知这娃也不学好
整天胡闹混社团
道上倒也有了名号

叫鸡精

鸡精除了混社团
也有一些副业
比如送个快递
开个优步
说实在
鸡精就是冲着能见到各种不一样的姑娘
才干这两行
每次见完了
打个分
心满意足
鸡精也有喜爱的人
是隔壁麦当鸡的小黑妹
小黑妹虽然皮肤黑
但五官精致
身材也好

鸡精打了9.68分

吉利

可惜鸡精除了每天去买一包麦乐鸡
也就没啥交集
因为混社团的
谈起恋爱
总觉得不够有气质
影响生意
所以鸡精还是只能每天
买一包

麦乐鸡